苏纹

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蝴蝶效应(【时间】主题文之三|微悬疑向)P2

P1戳这里

(HE别怕!)【简介】

死者:Charles Xavier,男,29岁。死亡时间:4月7日凌晨1点左右。失踪5天后,被发现于纽兰西区白桦大道29号附近小巷中。死者双手腕部因长时间捆绑而严重淤血,左手无名指被利器斩断,右腿骨折,肋骨断裂,腹腔有大量积血,致命伤为重物击打颅侧,死前曾被多次强暴。行凶者……未知。

那起未被侦破的案件,是身为刑侦警察的Erik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挚爱之人惨死,自己却始终无法为他讨回公道。可以说,从看见Charles冰冷的尸体那一刻起,Erik的生活就彻底失去了秩序——浑浑噩噩,行尸走肉。

然而,三年后的同一天,当Erik借着醉意又一次试图拨打那个再也不会有人接听的号码,却震惊地发现,自己接通了三年前、失踪当晚正要步行回家的Charles—— 

蝴蝶振翅,再生波澜。

 【本文灵感来自电影《黑洞频率》】


恍惚睁开眼时,Erik只觉意识中一片混沌:像是脑子里被硬生生塞进了一架高速旋转的搅拌机,将所有残余的清醒搅了个天翻地覆。

他一手支着额头,让自己的手肘撑在电脑桌上,抬起了眼睛。下一秒,他突然就完完全全清醒了过来——死死盯住了右手仍紧握的手机。

屏幕上,462个未接通记录赫然在目。

 

不是梦。Erik在脑海中无意识地重复着,不是梦。

昨晚,在他毫无预兆地接通了三年前的Charles却又中断后,他发疯似的一次又一次拼命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Charles听进去他说的话了吗?三年前的自己会保护好他吗?他还会不会遇到危险,能不能避开原先的惨剧?

然而他拨打了整整一夜,手机另一端传来的……始终是忙音。

奇迹如流星转瞬即逝,再无踪影。

打到后来,Erik给手机设置了自动拨号——一边时不时紧盯着屏幕上的通话显示,一边在网上不断搜寻着时空穿梭的相关资料。虽说找出来的大多是些毫无根据的奇闻怪谈,他也逐字逐句仔细研读着,试图找到一丝线索。他还调出了有关最近太阳黑子爆发的所有新闻与相关研究——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导致昨晚通话发生的原因。

他的神经一直处在高度的紧绷中,直到清晨,才在极度的疲惫中不知不觉睡去。

 

然而,自醒来的那一刻起,他的脑海中……却悄无声息地多了些什么。

零碎的场景与片段自记忆中浮现,拼接成一幅幅栩栩如生的画面。他的意识如同一条一分为二的蜿蜒河流,遥相呼应着,却又界限分明、毫无错乱。以往的记忆渐渐如雾里看花,像是他经历的一场过于逼真的梦境……而后,终于醒来。

 

Erik垂着头、一动不动,如雕塑般陷入死寂。

——足足沉默了十来分钟后,他突然握紧拳头,狠狠砸在了身侧的墙面上!

他死死咬着牙,呼吸间剧烈地颤抖着,眼里布满血丝;他毫不停歇地一拳又一拳用力砸了下去,每个动作都倾注了全身的力气,直到拳头都已变得血肉模糊、白色的墙面也浸透了大片触目惊心的暗红;他似乎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只机械地、不知疲倦地重复着动作——

最后,终于渐渐停了下来。

他闭上眼,把额头抵在了墙上,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跪倒下来。

 

在Erik的脑海中,记忆被延伸成了两条脉络。

其中一条正逐渐模糊淡去。在那条时间线上,Charles失踪于三年前步行回家的途中,并在五天后死亡。

而另一条——

Charles……在那天夜里给他打了电话。他开车去接了Charles,并在当晚平安无事地到了家。

 

但此刻,Charles依然不在他身边。

——他失踪于一周后,在酒吧为同事庆祝生日的聚会上。在离席去了趟洗手间后,Charles……再也没有出现过。

他在一个月后被发现身亡。

 

Erik终于可以确认一件事。

Charles被人杀害,并不是在那天夜里,偶然撞见了某个行凶者。

 

——他被人盯上了。

 

 

 

“我本该救他的。”

Erik用染满血污的双手摁住眼睛,喃喃自语。

“我本可以救他、本可以提醒他……”

属于Charles的最后一线生机,原本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他接通了三年前的Charles,而Charles也听从了他当时的劝告——也就是说,他本可以改变这一切!

然而,时间的洪流携着无可阻挡之势,再次将他燃起的希冀尽数碾灭成灰。就好像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修正时空错乱带来的偏差,将他竭力挣扎带来的蝴蝶效应——硬生生拉回了原来的轨道。

如果他早一点意识到电话那头的人就是Charles,如果他给Charles留下了更多警示,那么Charles是不是就能……活下来?

——他竭尽全力、却又无能为力的抗争,不过是延缓了Charles的死亡。

 

Erik不知道奇迹是否还会出现。而哪怕再度出现,他……又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Charles……还能等到那一天吗?

 

 

“Hello?”

熟悉而轻柔的声音再度响起时,Erik足足愣了好几秒。紧接着,他猛地扑到被设置为自动拨号的手机旁:在确认屏幕上显示的那个已接通的号码后,他的神色间露出不敢置信的惊喜——

Charles的号码……竟然……再次接通了!

Erik深深呼吸着,小心翼翼地开口——似乎怕稍稍用力,就惊走了那个人。

“……Charles?”

对面的人沉默了片刻。

“Erik……是你吗?”

“是我……是我Charles……我在这儿。”哪怕先前已经在脑海中想象了无数次、对话了无数次,但当他真正听到Charles声音的那一刻,Erik的思绪里一片空白。

“你……还好吗?”

“我很好,”Charles轻声说,“只是你——”

他顿了顿,不知为何没有继续说下去。

所幸这几秒的沉默,已经足够让Erik平复下来。他竭力抑制住内心炙热翻涌的情绪,对三年前的爱人问:“你……你那边……是什么时间?”

“4月3日上午,10点13分。” 听到Charles的回答,Erik条件反射地低头看表:与现在分毫不差。

“昨晚通话中断后,我试着翻看来电记录,却怎么也找不到那一次通话。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Charles说,“后来我按照你说的,给……Erik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接我回家。总归……对我来说,也没什么损失。”

Erik的喉头涌起一阵苦涩。

“谢谢你,Charles。”他嗓音沙哑。

这番毫无由来的道谢令Charles再度沉默了片刻,这才接着开口。

“今天早上,我又拜托Hank……黑入了手机运营商的数据库。”

“说来奇怪。他说,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我所说的那通来电。”

“若是有人刻意抹掉了通话痕迹,也绝不可能……做到如此干净。”

 

“所以,我不得不开始相信你说的话。” 

“这是一通……幽灵来电。”

 

 

 

“也就是说,在你的记忆里,我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 听完Erik的讲述后,Charles轻声问,“我会在一周后的蓝鲸酒吧……再次失踪?”

“那不会发生。”而Erik斩钉截铁地说,“我们已经知道了它将会发生的时间和地点——可以做好万全的准备。”

“你是想让我……像昨晚一样避开?”

“不。”Erik手指攥紧,眼里不自觉带了些许凌厉之色,“一昧回避,不是办法。”

“——只有抓住那个混账,才能真正确保你的安全!”

“你是说设伏?” Charles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是。”Erik紧绷着声线,“既然已经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动手,我们就已经占据了一部分先机。只要再人为制造一个所谓的‘下手机会’来引他上钩——”Erik冷哼一声,“到时候,我会好好给他送上一份大礼!”

“但你千万不能放松警惕,Charles。”不等他回答,Erik又急急地补充,“虽然在我的记忆中,那次……意外……是发生在一周后,但我们谁也不知道,这次通话是不是还会引起什么未知的后果。虽然我现在又一次联系上了你,但这随时都可能中断,更不知道下一次会是什么时候——”

“无论如何,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他停顿片刻,最后低声说。

“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Erik……”

Charles的声音立刻纠紧了起来。

“我还在这里,Erik。”他轻声安慰,“我没有离开你。”

“我知道。”Erik闭上眼,“只是——”

“你……千万……保护好自己。”

终究,他没有问出那个不会有真正答案的问题。

“多警惕你身边出现的人。每一个。”

“所有曾与你有稍微密切的联系的人,当初都已经经过了排查;所以,那个人很可能只与你有过一两次不起眼的接触。”

“但我能够想到的,刚才都已经告诉过你了。” Charles苦笑,“要回想那些不太引人注目的、类似骚扰或恶意的细节……这简直是大海捞针。”

“但至少作为当事人,你感受到某些异样的可能性比其他人要大得多。哪怕只有一丁点线索,也好过毫无方向的盲目排查。”Erik说,“你提到过的人,我会找理由再去拜访他们、借机套话。如果那个人真是其中之一,或许……我们能从他三年间的变化找出蛛丝马迹。”

“我知道了,” Charles轻轻叹了口气,“我会多加注意的。”

“去酒吧的时候,记得也带上些防身的东西。”Erik不放心地反复叮嘱,“虽然那个时候的我也能保护你,但万一起了争斗……我不希望你受伤。”

然而这时,手机另一端却突然安静下来。

“Charles?”虽然只是短短几秒,但凭借对Charles的深刻熟悉,Erik立刻感觉到了他的迟疑,“你在想什么?”

“我……没什么……只是在想计划能否顺利……”

“Charles。”

Erik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他突然意识到某个可能。

“你是不是……不想把这件事告诉三年前的我?”

“……”

“绝对不行!”Erik的声音中不自觉带上了一丝焦虑,“你需要那时候的我的帮助,Charles。那个罪犯思维缜密、心狠手辣,你想自己对付他,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

“我不会一个人冒险。” 半晌后,Charles终于回答,“我可以请其他人帮忙……再雇佣一批专业人士。加上事前的布置,怎么也不会让他得逞的。”

“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Erik瞬间拔高了音量,厉声说,“你到底是相信我,还是更相信那些为了钱出手的雇佣兵!?”

“等一下、你先别激动Erik,” Charles连忙说,“我当然相信你!只是觉得这样已经足够,并不是一定要让你——再说,我还可以找Hank或者Alex他们——”

“但他们不懂杀&%人!”Erik狠声说,“既然那个时候的我在你身边,为什么还非要去找外人——”

“因为我不想让你知道我可能会死!”

 

刹那间,两个人都安静下来。

“我不想……那样对你,Erik。” 良久后,Charles低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道要让我告诉现在的你,若不是昨晚的一个电话,我可能就已经——”

“但你本就应该告诉我。”默然半晌后,Erik说,“我们曾说过,无论发生什么都要一起承担……不是么?”

“可我没办法……不设身处地去想,” 时空的另一端,Charles也蹙起了眉,“如果有一天你告诉我,你本该死在某个人手上,甚至不久后那个人还会再次动手,我不想——”

 

不想……让你承受如此煎熬。

因为知道这有多残忍。因为知道如果受到伤害的是你——那个怀揣着惶惶不安的恐惧、等待着噩运降临于你身上的过程……如同炼狱。

因为知道你爱我,正如同我爱你一样。

 

 

“Charles……先听我说。”

那些被他隐忍于唇齿间的话——虽然并未真正说出口,但Erik却已明白。

 

“你离开我……已经三年了。”

“三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在那个人折磨你、伤害你、甚至要杀你的时候,为什么……我不在你身边?”

“所以……给我一个机会,Charles。”

他对着他无法触及的爱人,低声请求。

“让我能够……保护你。”

“别让我用几十年的漫长光阴来后悔,为什么那个时候……不在你身边。”

 

后来他听到Charles的声音,像是看见他含泪微笑的模样。

他说。

“好。”



—TBC—

这篇文不会有什么精妙的推理qwq大家不要有太高期待啊啊啊我智商有限只想追求一点不太一样的剧情和行文结构就够了

以及,这篇文不知道能不能写到最后(含泪)因为有一段重要的双线交错剧情,一直脑补不出足够精巧的环节,感觉智商需要充话费(躺尸)

上一节 下一节

 写文目录

评论(96)
热度(393)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