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关键词:专辑【诺丁山AU】

门口迎客的风铃响起时,Erik正站在背对玻璃门的唱片机旁,听着落下帷幕的最后一段旋律。他并没有回头招呼客人,只小心地取出刚播放完的唱片——换上了另一张。

“《Not Alone》。”前奏响起时,背后有人轻轻地说。

Erik闻声回头。

 

老实说,Erik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店主:他对客人实在过于冷淡。他从来都懒得费神去做任何哪怕只是口头上的推销,一副“你爱买不买”的模样。他的这家小店里,唱片并不怎么齐全,而且带着明显的个人偏好;比方说,一整排足足占了店铺四分之一面积的柜子,都被歌迷昵称为“Professor X”的人气歌手Charles Xavier占据了——从出道到现在一张不落,还有各种精装版、纪念版、典藏版,以及琳琅满目的周边与海报。

按理说,这么做生意是铁定会亏本的……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开这么一家小店,只是Erik的一点业余爱好而已——并不是他真正的谋生手段。再说了,哪怕他总是一副难以亲近的模样,每天也都还是会有一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顾客在店里流连忘返,时不时偷偷看他一眼,进行几次不那么成功的搭讪,再在临走时象征性地捎带上一两张专辑。

甚至有时还不限于女性呢。

 

“喜欢这首?”Erik对面前的客人挑了挑眉。

对方的声音里带着笑意:“可以这么说。”

这位客人的装束有些少见。他个子不高,戴着一顶英伦范儿的黑帽子,帽檐压得很低。一副巨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鼻梁以下也被口罩挡得严严实实,仅露出一小片侧脸轮廓,弧线小巧而优美。宽松的驼色大衣掩去了他原本的身形,唯有未揣在兜里的右手提着两个纸袋。

他的嗓音听起来不太自然,像是重感冒的病人一样沙哑。

“这是他最新的一张了。”Erik说着,一边把刚取出来收好的那张专辑重新放回了陈列展示架,却见对方的目光也随之落下,动作不由一顿。

“要看看吗?”他手腕一转,把专辑递到对方面前,目光不着痕迹地打量着这位客人,眸色微动,“你是听见唱片机放这首才进来的吗?”

“《Evolution》。”客人低语,伸手接了过来,“我很久……没有听人放过这张专辑了。毕竟在……他的作品中,这张并不那么受欢迎。”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Erik不太赞同地说,“在我看来,这是他最出色的作品之一。”

“出道第一张专辑,影响力毕竟有限。”客人似乎笑了笑,把专辑交回到Erik手上,“而且……他早期的风格的确不太成熟,又有些离经叛道,难怪会不太被主流认可了。”

“他不需要!” 

Erik突然出声打断,以至于对方微微错愕地看着他流露出几分急躁,“他很好,他的音乐很好。他表达的是真实的、不受压抑的自我,根本无需在意旁人的眼光——不拘一格有什么错?与众不同又有什么错?”他语速越来越快,似乎急着想向谁辩驳,“什么是主流?谁来定义主流?那些人的水平与他相比不值一提,又凭什么对他指指点点?凭什么要让他的才华屈服于世人的愚蠢和庸俗?”

直到客人意味深长的打量落在他的脸上,Erik这才惊觉自己的表达过于激烈,讪讪住了口。

“你真的……很回护他。”客人微笑垂眸。

“因为他值得。”Erik定了定神,交织着冷厉与温度的视线重新锁定了眼前的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喑哑。

“他很好。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

“但他自己……却不明白。”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和古怪,两人一时间都安静下来。

“或许,他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半晌后,客人轻声说,“无意冒犯……但偏爱总令人盲目。”

“但这不适用于我。”Erik深深凝视着他,“他很好,但并非完美无缺。事实上,在我看来他太过随和——这并不是好事。”

“噢?”客人笑了一声,听上去有些好奇。

“他现在的音乐风格,比最初……收敛了许多。”Erik皱了皱眉,似乎在思考该如何措辞,“并不是说现在的就不好。他只是……更加含蓄了。他在调整自己去适应主流音乐的审美,寻求一个自我表达与他人认知的平衡点。这几年他越来越成熟,但在我看来——”他停顿片刻,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他本无需如此。他可以引导别人去改变,而不是……让自己迁就。”

眼前人轻微一震。

“但音乐……本就无优劣之分。”最后,他只轻声说,“CharlesXavier不过是千万人中渺小的一份子,又有什么资格……把自己的要求强加于别人呢?”

“信心不足。”Erik言辞锋利地指出,“为什么不可以?在他作为公众人物、竟然敢公开出柜来声援LGBT游行时,胆量可不逊色于任何人。那个时候怎么不见他说什么‘不要强加于别人’呢?”

“这两件事怎么能比?”客人似乎被逗乐了, “这可算是强词夺理了,我的朋友。”

“说到这件事,就更印证了我刚才提到的——太过宽容,乐观到几近天真的地步。”Erik的目光不动声色地扫过对方帽檐下的卷发,挑眉,“他为什么要原谅那个人身威胁他的混账?若不是黑客曝光了各种私信和邮件记录,那人还不知道会嚣张到什么时候!作为受害方,Charles Xavier实在太过宽容,还劝大家平息愤怒,不要再到线下去围堵那个人——那个人根本就不会悔改!”

“可是……每个人都有改变的可能,谁又说得准呢?”客人温声回答,“虽然他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到底也没有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黑客不仅曝光了他的个人信息,还把他私下里辱骂客户、骚扰女同事、贿赂上级之类的老底掀了个遍,他的生活已经彻底乱了套了。若是惩罚,也可以到此为止了——他罪不至此,何必彻底毁掉他呢?”

“他那是罪有应得。”谈及那个人,Erik的语气立刻冷了下来,眼里也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戾气,“若不是Charles在博客上一再——”他猛地一个急刹车,半晌后才接着说,“……歌迷们肯定不会这样轻易放过他。”

对面的客人却不说话了,只久久地看着Erik。即便是隔着墨镜,Erik也不由被他看得心里发虚,咳了一声:“……怎么?”

“没什么……你说得对。”客人停顿片刻,不知为何带了些调侃的意味,“若非如此,那位手段高超的黑客……大概会把他五岁时揪小姑娘辫子的糗事都挖出来呢。”

“……”

“Charles Xavier是个幸运的人。”他语气轻柔地说,“他还有个守护天使……不是么?”

Erik半晌没有说话。直到对面的人对他伸出手,语带笑意,“对了,很高兴认识你,这位——”

“Erik。”他立刻给出了回答,对方也从善如流地接了下去,“很高兴认识你,Erik。”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Erik回握住他的手,低声说。

他的客人稍歪了歪头,语气温柔而明朗。

“你可以叫我……Chuck。”

 

等到客人离去时,Erik一反常态地送到了门口,目送对方的身影消失在街角。怅然若失了一会儿,他这才慢慢踱步回店里,却在抬起视线的那一刹突地怔住——

一个纸袋安静地躺在唱片机旁,显然是被主人落下了。

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闷闷的雷鸣声,紧接着一场大雨就淅淅沥沥地落了下来。Erik只犹豫了不到一秒,随即果断地一手抄起纸袋、另一手抓住了平日里放在门边的雨伞,连门也顾不上锁,就直接冲进了雨里!

他在大雨中拔足狂奔,循着那个人离去的方向寻觅:然而,仅仅刚拐过店铺所在的街角,他就重新放慢了脚步——视线中,那人正伫立在不远处一家书店的屋檐下,无声地凝望着倾盆而下的大雨。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突然回头,迎面撞上了Erik眼中如同暴风雨前夕般的平静暗涌。他下意识向前迈了一步,接着却又停住——随后安静地看着Erik撑着伞,一步步向他走来。

停在他身侧,不足半尺的距离。

 

Erik的右手朝前递出了一段距离,把对面的人纳入了伞下。

“你的东西落下了。”他说。

仍裹得严严实实的Chuck闻声低头,目光落在了Erik手中的纸袋上。

“你追来了。”他低语。

是的,是的。Erik想要回答什么,却并未找到所要的答案,又或是并未触及那个正确的问题。两相沉默片刻后,他开口:“你身上淋湿了。”

Chuck并没有带伞。虽然他躲在屋檐下、并没有走远,但帽檐和大衣仍沾上了不少水渍。

他垂下头,“嗯”了一声。

“这里……离店里也不远,”迟疑片刻后,Erik说,“你……要不要先跟我回店里避雨?等过了这阵,再走不迟。”

他等了一会儿——或许只有几秒,却像几个世纪那样漫长。

直到对面的人抬起头,声音里携着大雨也掩不住的温度,清晰地传入他耳中。

“好。”

 

回到小店门口,Erik一手替Chuck打开门,另一只手收起伞、重新放在了门边。他顺手脱下自己半湿的黑色风衣——刚才出门太急,伞都还没撑开就冲进了雨里,“你的外套和帽子也都湿了,”他随口说,“要不要我给你拿一件先换上?”

手揣在兜里的Chuck看着他在门口挂上了“CLOSED”的木牌,歪了歪头,似乎笑了,“你是说……让我把这些都摘掉吗?”

Erik动作一滞。他刚想说“我不是这个意思”,话到嘴边、却在接住对方视线的同时咽了回去。

他定了定神,最后慎重地说:“如果……那能让你舒服一些。”

Chuck并没有立刻回答。

Erik轻咳了一声,掩饰地转过身:“来杯热咖啡吗?抱歉,我这里只有普通的种类。”

“那很好,谢谢。”Chuck轻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不知不觉间,他嗓音中不自然的沙哑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分外柔软而悦耳、带着一丝慵懒的磁性嗓音。当Erik压下纷乱的思绪、端着两杯咖啡回到桌边,脚步不由一顿:他的客人正把大衣和帽子挂在一旁的置物架上……连同墨镜和口罩。

他抬起眼睛看向Erik,湛蓝的眸子被雨幕映成了一副色泽明丽的水彩画。

 “谢谢。”他伸手接过Erik手中的咖啡,低头尝了一口,却毫无由来地抿唇微笑起来——那个笑容猝不及防地狠狠击中了Erik,几乎令他心跳骤停。

“再没有比大雨中的一杯热咖啡更贴心的了。”又喝了几口后,他放下了杯子,微笑着说,“多谢你的照顾,Erik。”

“你太客气了,Ch——”Erik正要说什么却突地停顿;而对面的客人了然般垂头,轻声补充,“Charles。”

Erik安静了片刻。

“Charles。”

那个名字氤氲在唇齿间,发酵成清甜而微妙的芳草气息。分明什么也没多说,两人却都像是突然被什么灼伤了似的、同时移开了视线——于是,Erik的目光落在了Charles晕开一片深色的浅灰衬衣袖口上。

“你里面这件也被淋湿了。”在自己的思维反应过来前、Erik的身体已经抢先一步作出反应,伸手握住了Charles的手腕;Charles瑟缩了一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条件反射般试图抽回手;他这一动,Erik立刻下意识地手指一紧、用力攥住,似乎不肯让他逃脱——这才被自己的动作吓一了跳。

但当他们的目光重新交织在一起时,Charles不由停止了试图挣脱的动作,而Erik……也没有放开手。

沉默良久后,他的手指略微松开了些,渐渐地、沿着那人的手腕向上,指腹掠过了衬衣上的每一处皱褶,直到落在了Charles颈间——他转了转手腕,终于用指尖捧住了Charles的脸颊。

而Charles垂着头,一动不动。

Erik再度靠近了些许,几乎是在紧贴着Charles了。他慢慢低下头,离Charles的脸颊不过咫尺。由于贴得太近,他甚至能看到Charles闭上眼时睫毛微微颤动的弧度,和那双唇上被无意识咬出的浅浅齿痕。

然后他侧过头,吻住了Charles。

连亲一下也会屏???= =


雨来得快也去得快。等到雨停的时候,Charles对着镜子理了理身上过于宽松的羊绒衫,重新穿上了大衣。扣扣子时他感觉到颈间一暖——一条陌生的围巾绕在了他的脖子上。他抬起头对身后的Erik笑了笑,接过了对方递来的墨镜和口罩。

步出店门,Charles看着Erik取下了“CLOSED”的木牌。他左顾右盼确定无人注意后,飞快地拉下口罩、踮起脚尖给了站在台阶上的Erik一个吻;随后立刻重新系上,像个偷到了糖的孩子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Erik一滞,不由分说地反手把他拖进怀里,避开帽檐、用嘴唇在他的卷发上依依不舍地厮磨着。

等到终于放开的时候,Erik感觉手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是一张写了一串数字的便签。

 

“打给我。”Charles的手指划过他的掌心,低声说。

当他的背影消失于人海,Erik仍捏着那串号码怔怔站在原地,指间残留着触碰的余温。

 

 -END-


你们说查查的袋子是不小心落下的呢,还是故意落下的呢

这世道,连写个接吻都被老福特拒绝解屏,还给不给人活路啦

写文目录

EC
2018-07-13
 
评论(17)
热度(157)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