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纹

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蝴蝶效应(【时间】主题文之三|微悬疑向)P1

(HE别怕!)【简介】

死者:CharlesXavier,男,29岁。死亡时间:4月7日凌晨1点左右。失踪5天后,被发现于纽兰西区白桦大道29号附近小巷中。死者双手腕部因长时间捆绑而严重淤血,左手无名指被利器斩断,双腿骨折,有脱水症状,腹腔大量积血,生前曾被多次强暴与电击,致命伤为重物击打颅侧。行凶者……未知。

那起未被侦破的案件,是身为凶案组警探的Erik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挚爱之人惨死,自己却始终无法为他讨回公道。可以说,从看见Charles冰冷的尸体那一刻起,Erik的生活就彻底失去了秩序——浑浑噩噩,行尸走肉。

然而,三年后的同一天,当Erik借着醉意又一次试图拨打那个再也不会有人接听的号码,却震惊地发现,自己接通了三年前、失踪当晚正要步行回家的Charles—— 

蝴蝶振翅,再生波澜。

 

(1)

一缕烟灰从香烟尾部徐徐升起,氤氲在迟滞的空气中。零星燃烧的光点飞溅至主人深黑色的袖口,熨下了一小圈丑陋的伤疤。电视机毫无意义的嘈杂喧嚣声中,Erik随手摁灭了烟头,又给自己开了一瓶酒。

这是第几瓶了?

他不知道,也无所谓。

——他早已没有什么所谓了。

他所有的温情与希冀,都已随着生命中唯一的光芒……消散了。

 

出神间,他缓慢转动着左手手腕,怔怔凝视无名指上光芒璀璨的戒指。

戒指被保养得很好:色泽光亮,一如崭新。

而另一只和它一模一样的戒指,却早已……不在了。

无法言喻的剧痛,骤然攥紧了心脏。Erik不由得手指发颤,将唇贴在银白色的戒面上,像是亲吻他沉眠的爱人。

他一声又一声低唤着那个名字,如同沉溺于不愿醒来的魔咒。

Charles。

Charles。

 

“近日,太阳黑子异常活跃,这一现象已引起了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的广泛关注——”

点亮手机屏幕时,电视机里的新闻主播正枯燥地絮叨着他毫无兴趣的话题。Erik熟练地按下快捷呼叫,于是“Charles Xavier”的名字开始在屏幕上闪烁起来。

嘟……嘟……

三年来,Erik像是沉迷毒品一样,沉迷于拨打那个再也不会有人接听的号码。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却又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期待什么。

但他却无法克制自己不去这么做。

除了这一点不切实际的期望与无从面对的逃避……他还能剩下些什么呢?

 

“Hello?”

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时,Erik不由失笑。

——竟然醉得这么厉害?还出现了幻听?

“Hello?Hello?”那声音又重复了几次,带着满满的疑虑。Erik就着醉意看了看手机,顿时像是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了尾,彻彻底底醒了酒——

屏幕上,“CharlesXavier”的名字下方,“已接通”几个字赫然在目。

Erik愣住了。

他的头还有些发晕,但口中却已下意识作出了回应:“Charles……?”

“Erik?”那个柔和而温暖的声音——那个无数次午夜梦回中令他刻骨铭心、辗转反侧的声音,带着清爽的笑意和一丝丝疑惑,像是从遥远的云端传来,“竟然是你……为什么我的来电显示里没出现号码?你是又搞到了什么新技术吗?”

“Charles……”

除了下意识喃喃着这个名字,Erik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他想,这大概是在做梦。

但这个梦……太真实了。

“我在。”电话另一头的人回答,仅仅听着声音就能勾勒出他微弯的唇角,“你翻来覆去地叫我名字又不说话,到底做什么呢?”

Erik的眼神突然冷了下来。

这个人的声音、语气甚至遣词用句的习惯,都和他的Charles……一模一样。

但他依然不是Charles。

他的Charles……已经死了。三年前,被那个至今仍逍遥法外的行凶者残忍地虐杀。他的手指触碰过Charles身上凌辱与折磨的痕迹,他的唇吻过Charles冰冷的唇齿与毫无生气的蓝眼睛;他曾半跪在Charles面前、发誓要将那个人碎尸万段;他亲手埋葬了Charles——将自己毕生的温柔,与他所深爱的人一起,烧成无边灰烬。

无论他再如何渴望听到Charles的声音、哪怕只是片刻也好;他的Charles……都再也不会回来了。

 

Erik语气冰冷。

“你是谁?”

 

“什么?”电话那头的人似乎错愕了一瞬,“Erik,你是在……给我出什么谜语么?我没明白。”

“别装傻。”Erik的手指攥紧了手机;如果有人站在他面前,就会发现——他眼里翻涌的怒意,几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

“我不知道是谁雇你这么做。

“Emma,Azazel,Raven,或是什么其他人。

“但是——”

Erik的语气中,带着令人浑身战栗的冰冷杀意。

“永远、永远,不要拿Charles……跟我开玩笑。”

“Erik……你到底在说什么?”电话那头的人听上去已经完全糊涂了,“我没有装傻——”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你觉得我是冒充的?别告诉我你连我的声音都认不出来!” 他似乎有些生气了,“再说明明是你主动打给我的——别再开乱七八糟的玩笑了!” 

Erik冷笑了一声,正要干脆地挂掉这通恶作剧的电话,突然又听到另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那端传来:“嗨,Charles!”

Erik一怔。

一个相似度极高的人或许是恶作剧,但两个……是不是也太巧了点?

这时,自称是Charles的人已经与同伴交谈起来。

“嗨,Hank。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有一批器材突然出了问题,我得去看看。前面路口打车比较方便——Raven把我的车开去参加同学聚会了。你这个点了才下班?”

“今天有个项目收尾,就忙晚了些。”那人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疲惫,却又有几分放松的笑意,“Erik已经抱怨了好几次我最近加班太晚、都不回家陪他吃晚饭了。好在明天开始就不用这么忙了。”

“那就太好了。Raven昨天还念叨着,周末想去你们家烧烤派对呢。”

“来烧烤可以,但你可不能惯着她光吃不做啊。”那声音笑了,“行了,我不耽搁你了——快去吧!路上小心。”

“你也是,Charles。这是要直接走回去吗?”

“客户公司离家近,就不用他开车来接了。步行十分钟就到了。”有晃动声传来,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摆了摆手,“代我向Raven问好。”

“好的。那我也先走了,回头见!”

 

Erik如遭雷殛。

在Charles出事后,他发疯一样追查着任何可能的线索:相关证物和卷宗几乎被他翻烂,每一句证人证词都倒背如流。而他绝不会忘记,在Charles失踪前、最后一个见到他的人所做的笔录——

“McCoy先生,你最后一次见到被害人,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

“大概……晚上快11点的时候,在我家附近,靠北边的路口。也就是圣路易斯街和枫叶大道的交叉口。那时我正要去研究所看一批出了故障的设备。”

“据被害人当时所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儿?”

“Charles……他说那天项目结束,正好在客户公司做了最后交接。那家公司离他的住处比较近,所以他就直接步行回家了。”

“被害人平时会走这条路线吗?”

“不会。Charles的公司在另一个方向,比较远;通常他会估摸着结束时间给Erik打电话,然后Erik会开车去接他。如果……如果那天……”

“McCoy先生,你能详细复述一下那天晚上,你和被害人的全部对话内容吗?”

“好的……

“我刚遇到Charles时,他问我……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我当时回答他,研究所的设备出了问题,我得去看看。

“噢对了……我还告诉他,我要去前面路口打车,因为Raven——也就是Charles的妹妹,把我的车开走了。

“我问他怎么加班到这么晚,他说,今天公司的项目收尾,以后就不会这么忙了。

“我说那样就太好了,Raven一直想去你们那儿玩烧烤派对……然后他说欢迎我们来,还开玩笑让我不要惯着Raven总在烧烤时偷懒不干活。

“然后我们就道别了……他说客户公司离家近,所以走路回去就行,不用Erik开车来接,就离开了……

“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Charles。

“如果、如果我当时有帮他打车,直接送他回家就好了……Charles……他就不会遇到——”

 

电话那头,重新响起的脚步声让Erik猛然惊醒。

“Char……Charles?”

“又怎么了?”告别过Hank后,Charles的声音重新贴近了手机听筒,不满地哼了一声,“现在又觉得我不是假冒的了?”

“Charles……真的、真的是你吗?”Erik无法克制地声音颤抖,喃喃着说,“老天,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今天怎么了?奇奇怪怪的……”Charles低声嘟哝了一句。

“Charles,你那边……你那边是什么日子?你现在哪儿?”Erik的语气突地急促起来。

“什么日子?今天不是4月2日吗?” Charles似乎觉得莫名其妙,“我现在在——我看看,这是圣路易斯街,我马上要左转了——”

“别动!”Erik突然拔高了音量,以至于Charles被他吓了一大跳:“你鬼叫什么?”

“听我说,Charles,”Erik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平静,“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能联系上你,但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Erik——”

“我当然知道你是Erik。”

“不,你不明白!”Erik焦急地说,“我不在你的时间线上……我是三年后的Erik Lehnsherr!”

“好吧,你的玩笑越来越新奇了。” Charles发出一声轻笑,Erik能听到他的脚步根本没有停下。

“别再往前走了,Charles!”Erik厉声喊,“待在那儿!有人要杀你!”

手机另一端的脚步声骤然停顿。

“如果你不停下……你就会死。”Erik用力攥紧了手机、像是拼命想要攥紧这令人不敢置信的一线生机,“现在跟你通话的,是三年后的我!三年前的4月2日深夜,你在最后一次偶遇Hank之后失踪,5天之后……你被人害死了!我甚至都没能见到你最后一面——”

Charles沉默了片刻。

“这样说,太过分了。”

“……什么?”

Charles的语气已经变了——不再是先前不经意透露出的熟稔和亲昵,而是异常冷锐而凌厉。

“Erik不会咒我被人害死,哪怕是开玩笑。”他声音中的戒备显而易见,“你到底是谁?”

“我不会咒你,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好好的!”听见手机里时不时传来信号干扰的乱流声,Erik心中大急,“你要相信我Charles……我已经失去你三年了,你一定要相信我!”

正焦急时,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现——

“Charles,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跟你搭讪的时候?那时我假装调查案件拦下你问话——但后来你说我当时一直盯着你的嘴唇看,所以一眼就明白我的意图了;还有我们第一次接吻是在果园摘樱桃的时候,你说实在太酸了要让我也尝尝,所以直接就用嘴唇喂给我;我们第一次上床时你一直说疼,然后用力在我肩上咬了一口、直接咬到流血,哪怕到现在都还留着印记——”

“你、你怎么会知道……” Charles震惊地喃喃。

“我就是Erik……三年后的Erik!”Erik急促地说,“你一定要相信我——在我的记忆里,4月2日晚上你没有回家,而是在摄像头未覆盖的阴影区域失踪了!”

“但怎么可能——”

“待在那儿,Charles,不要离开主街进入偏街,不要步行回家!”手机里模糊的沙沙声越来越明显,无比焦灼的Erik只能拼命警告三年前的爱人,“不要步行回家……打电话给那个时候的我,让他开车来接你,千万不要一个人回家!Charles?Charles!”

通话中断。


 

 

 —TBC—

 

我要挑战一直不敢挑战的题材了......感觉自己的智商要跪

后面还没完全想好,大家有什么思路欢迎评论,这次很需要开拓思维不断启发

心疼第一条时间线上的查qwq虽然我一笔带过了但还是觉得好惨......心疼气疯了的万qwq

下一节

<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一:时光爱人

<时间>主题系列文之二:神秘来客

 写文目录

评论(96)
热度(667)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