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带孩子甜饼】(互换!原著&AU)The admirer's plan 爱慕者计划P12

【沙滩离婚】的AU现实影射出现!——相信我!刀完之后才能甜得腻死!

P1戳这里开始

【简介】:畅销小说家Erik在孩子们的神助攻下追求隔壁的教授Charles的故事。当然,孩子们的帮忙可是有条件的——不止是糖果和巧克力,还得把他们写进Erik正在连载的新故事《X战警》里。

——Erik养快银,隔壁的Logan养劳拉,爱心泛滥的新邻居Charles收养了一群变种人孩子:Alex,Scott,Ororo,Jean,Raven,Kitty。连自己儿子都搞不定的Erik被临时托付照顾所有孩子们——上帝啊,他们真是一群麻烦精。



“所以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儿?”

笑吟吟的Charles被Erik拉着胳膊往前走,第四次好奇地发问。

“就快到了,”坚持卖关子的Erik显然还不打算揭晓谜底,只催促着他说,“我无意中发现的好地方,你一定喜欢。”

“什么样的好地方,值得你这么大费周折?神神秘秘的……” Charles眨了眨眼。

“别读我!”Erik立刻故作严肃地警告他,“你不能做万事通,Charles。那样的话,生活还有什么惊喜?”

“好好好——”

 

就在这时,手机铃突然响了起来。被打断的Erik皱着眉头停下脚步,看了一眼显示屏后,神情才稍微和缓了些许。

“是Emma,我先接个电话。”他说着,而Charles笑着耸了耸肩。

 

“喂?”

“是我。什么事?”

“我现在很忙。”

“不行。”

“有什么是你不能自己解决的?”

“我已经说过了。我今天有安排——”

“……你说什么?”

Erik突然陷入了沉默。Charles能隐约听见手机另一端传来的女声,遥远、模糊而不真切。

足足持续了好几分钟的安静后,Erik终于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闭了闭眼,似乎艰难地做出了决定。

“我知道了。两小时后见。”

 

挂断电话后,眼看着Erik投来的目光中尽是歉疚之意,Charles顿时了然。

“要走了?”

“嗯。”Erik点了点头,“Emma今天刚下了飞机——她那边有点急事,需要我过去一趟。”显然,他还有些不甘和沮丧,“抱歉……今天不能陪你去了。”

“她遇到什么麻烦了吗?”Charles温声问,“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作为曾抚平过Erik童年创伤的人,Charles自然知道——Emma是他少有的、真正信任的朋友之一。

“不用!”Erik立刻否认。随后他似乎意识到自己拒绝得太快、显得有些不近人情,连忙补充,“……我是说,我自己就足够了。毕竟她也只是叫我去帮忙。”

“有需要随时找我。”Charles替他整了整衣领,柔声说,“路上注意安全。”

“你也是。”Erik捧住他的脸,给了他一个长长的深吻。直到两人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这才磨磨蹭蹭地放开了那双柔软的唇瓣。他把Charles拥在怀里,闷闷不乐地用下巴磨蹭着他的头发,“……都怪我。带着你绕了这么远,结果还没到目的地就把你扔下了。”

“没关系的。”Charles低低的笑声从他震动的胸腔传来,“我们有的是时间,对不对?”

“明天。”Erik认认真真、斩钉截铁地许诺。“明天我一定会带你去!”

 

只有上帝他老人家知道,Erik这些天到底耗费了多少心力,才找到了那么一个完美的求婚地点!

他已经包了一整支交响乐队、买空了一家大型花店、准备了十箱定制礼花,还让婚礼设计公司的人忙活了一整天,才布置出了一个完美的求婚现场——他甚至还租了一架直升飞机!

经历了上周那场稀里糊涂的求婚后,Erik越想越觉得不甘心——那是世上最好的Charles,他怎么能这么随随便便地就求婚了呢?

他一定要给Charles一个精心准备、无懈可击、浪漫得要命的求婚——能够回味一生的那种!

本来,他马上就要成功了。在如此重要的日子里,他根本不想被任何事打扰,若不是Emma说出了他无法忽视的重要讯息——

Erik叹了口气。他又紧紧拥抱了怀中的爱人一下,这才依依不舍地同他道别。

 

 

但Erik不知道的是——

“先生,您到底去哪儿?”出租车司机忍不住又问了一次,扭头看向后座里正闭着眼睛、把食指放在太阳穴上的青年。

这位乘客被他那个身材高挑的同伴送上出租车后,只嘱咐他开到前面的路口、拐过弯就停下,接着就没了下文。

“现在可以了。”乘客睁开眼,对他微微一笑,“向前开,第一个路口右转,跟上那辆尾灯有刮蹭的出租车。”

“——保持距离。”

 

 

 

“希望你的消息可靠。”

站在妆容精致的金发美人面前,Erik的语气十足冷静。

“我非常确信。”深红色的指甲放在唇边,Emma的眼神妩媚而凌厉,“我读了线人的记忆。他看到的那个人,绝对就是当年‘训练’我们的人之一。”

能让Erik不惜推迟求婚这样心心念念的大事,自然是至关重要的消息,比如……某个曾经把他们当做畜牲一样驯养的“马戏团”。

在通话中,Emma就已经告诉过他:今晚这家地下角斗场上演的好戏背后,正是当年潜逃的那几个“漏网之鱼”。

二十多年过去了。尽管那些人已经彻底改头换面,但还是被一直死死咬住线索的“白皇后”追查到了蛛丝马迹、找上门来。

 

“说起来……我还真打扰了你的好事?”正思索间,Emma对他挑了挑眉,语气讶然,“这就打算求婚了?你才认识他多久?据我所知,你不像是这么感情用事的人——”

“滚出我的脑子!”Erik额头青筋直跳,“你到底什么时候才知道收敛点?”

“急什么?又不是见不得人的事。”Emma悠悠地吐出一口烟圈,“我还真好奇,什么样的人……能驯服你这样的家伙?”

“你可得带我见见你的telepath小男友,Erik,挑个好时候。”

“闭嘴,Emma Frost!”Erik没好气地回应,“说你的正事!”

 

 


“请出示您的邀请函。”两个身材彪悍的男人守在门口,对来人说。

“邀请函在这儿。”Emma对他们笑了笑,却完全没有任何动作。两名保安对着空气认真打量了半晌后,就让开了通道,“——两位请。”

 

宽大的地下角斗场中,震耳欲聋的音乐和人群的欢呼叫嚣声混杂在一起,吵得Erik紧紧皱起了眉头。

“还要等多久?”

“入口就快要关闭了。”Emma的声音直接送入了他的脑海,“按计划,我先去绕场一圈。这里的金属足够吗?”

“够了。”Erik眼里泛起冰冷而锐利的光,“如果真的是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按照计划,Emma会先给在场的人全都种下催眠种子,让他们在之后忘记这两小时中发生的所有事,以抹除两人来过的痕迹。而Erik要做的,就是摧毁所有监控,并封死大门、确保他们的目标不会逃脱——地下角斗场的范围太大,超出了Emma的精神控制范围。他们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看到目标了!”这时,Emma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却带着深深的震惊,“老天,Erik,我想我们得改变计划——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角斗!”

惊疑之中,Erik正要发问,却听到角斗主持人兴致高昂的声音从话筒中传来,刹那间传遍了整个角斗场:

“女士们先生们,死亡之夜即将开启!今天的第一场重磅对决——天使,与魔鬼!”

 

 

在看到那两个变种人像畜牲一样、被驱赶着进入布满高压电线的角斗场时,Erik的思绪“轰”地一下——彻底炸开了!

 

这么多年……这些人……竟然还是如此!

就在他以为他已经远离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就在他以为变种人的境遇正在逐渐好转——眼前的事实,却又一次揭开了血淋淋的真相,用无声的溃烂……嘲笑着他。

 

你以为你能改变什么吗?

作家……又如何?再多的拥趸、再努力的呐喊……又如何?

什么也不曾改变。

哪怕他用文字揭露无数丑恶,也无法洗刷这世界的原罪——总有那么一部分人类,贪婪、愚蠢、自私而狂妄,永远不知悔改,永远视他的族群……为低微卑贱的玩物。

或许他能搜集到足够的证据,把幕后组织者全都送进监狱——但这些所谓的“观众”呢?

知情不报、助纣为虐,还引、以、为、乐!

 

——每一个,都该死!

人类社会的法律,却永远……不会制裁他们!

 


遍布地下角斗场的所有金属仪器,此刻都颤抖着发出轻鸣——彰显着主人的极端愤怒。

Erik看见Emma走了过来:甚至不需要在脑海中对话——他们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决绝杀意!

 

——一个不留!

人类社会不会惩处的,就让变种人……自己解决!

 

 

无数凄厉的嘶喊声突然响起——以Emma为中心,方圆十米内的所有人突然抱头倒地,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与此同时,缠绕着角斗场的高压电线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生生扭曲,电光迸射、火花四溅,眨眼间已被撕出了一条巨大的口子——角斗场上的两名变种人见到机会,立刻逃窜了出来!

但变故远远不止于此:层层的金属丝网被暴怒的操控者撕裂成无数棱角尖锐的断截,连同着遍布角斗场大大小小的金属制品、一同漂浮到空中,如同无数把锋利的匕首,对准了惊恐慌乱的人群!疯狂奔逃求生的人们竭力涌向大门,却绝望地发现:数张扭曲的金属桌椅和吧台,已经完全焊死了大门,彻底封闭了出路!

 

然而,就在Erik准备痛下杀手之时,一个完全出乎预料的声音出现了。

“Erik?”

 

蠢蠢欲动的金属攻击几乎是一瞬间就陷入了停滞。Erik震惊地循着声音望去——就在他的侧后方不到十米处,显然是刚刚混进来不久的Charles正站在那里,以同样震惊的神色望向Erik——他看起来依然如数小时之前、Erik打算求婚时那样,优雅、干净而整洁,与这混乱而龌蹉的地下角斗场……格格不入。

 

但他却站在这里。

 

“……你,跟踪我?”Erik定定地看着他,神色一暗。

“我很抱歉。”Charles苦笑。

“我只是察觉到,你接那通电话时,情绪过于激动和愤怒——我不放心,所以就……”

 

在Charles出现的那一刻起,Emma就已经完全放弃了继续对四周释放精神攻击,如临大敌般望向面前的同类。而Charles并没有看向她,只死死盯着Erik,轻声问:

“你要做什么,Erik?”

“你想……做什么?”

 

Erik沉默片刻,开口。

“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不,你不能——!”Charles焦急地向前迈了两步,“Erik!我们可以走正当途径,把那些有罪的人全都送入监狱!老天……这儿足足有好几百人!他们罪不至死,你不能就这么——”

 

“对我来说,他们都该死!”

 

Charles心底一颤。他看着自己的枕边人站在不远处——眼神冰冷,咫尺……天涯。

“只要这些人还活在世上一天,这种可笑的‘生意’,永远都不会消失!”

“我曾经也没有对他们赶尽杀绝。但……结果呢?”

“你也看到了。他们依然把我们、把我们的同族……当做了什么?”

 

“我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就在Erik话音落下的那一瞬,所有金属武器开始重新臣服于他的掌控,作出了攻击的姿态!

“Let them go,Erik!”

Charles焦急地出声阻止,手指已经放在了额头上、试图直接抢夺控制权!

在意识到Charles思维入侵的刹那,Erik也对着身边的同伴厉声喊:

“Stop him,Emma!”

 

有生以来第一次,Charles感觉到自己伸出的思维触手如同撞上了一堵玻璃墙,被完全隔绝在了Erik的精神世界之外!初次交锋的两名精神控制者微微一震,同时神情凝重地看向彼此——

这个人……好强!

 

如果说Emma的精神控制能力像是一把最锋利的剑,那么Charles的能力……就是一张层层密布的蛛网。看似温和脆弱,却以一种无坚不摧的柔韧,渗透了每一寸意识空间。他就像是一个最高明的猎手——一点一点收束网中挣扎的猎物,直至……再无反抗之力。

 

就在Erik掌控着成百上千的金属碎片、向着人群激射而出的时候,他的思绪突然一个恍惚——千钧一发之时,所有攻击都被瞬间扭转方向,全都打在了空处!

“Emma!你他妈在干什么!?”Erik大怒,“我让你拦住他!”

“你以为你现在还能发动攻击是因为谁!?”Emma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咬着牙说,“他太强了……我压制不住他!”

对于精神控制者的交锋,Erik也无可奈何。他只好再度闭眼感应着金属碎片的存在,试图又一次发动攻击——但每每在他要下杀手的时候,Charles总会竭力争取出一点余地来干扰他、让他无法得手。

但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察觉不敌后,Emma开始调整策略,由精神控制转为精神攻击——Charles顿时闷哼一声、踉跄着扶住了墙。

他不是拦不住Emma的攻势。但若要阻拦,势必会以普通人的性命为代价!

于是Charles咬牙全忍了下来,依然不屈不挠地阻碍着Erik的攻势,再度拉偏了那些锋利的金属:只是这次,几根没能控制住的铁丝已经切入了一个白人的大腿,那人顿时倒地惨叫起来!

 

“Emma Frost!”看见Charles受到精神攻击、目露痛苦之色,Erik厉声斥责道,“我让你拦住他,不是让你攻击他!”

“你难道不知道我不擅长防守、只擅长攻击吗!?”Emma也提高了音量,“他的能力范围和强度本来就胜过了我,如果不主动主击的话,我会被他完全压制住——”

 

“我、说、了、不、行!”

Erik猛地转头看向她,连眼神都变得森然。

“——你再敢动他一下试试!?”

 

“你他妈疯了吗!?”Emma怒吼了一声,却看见Erik目中都带了杀气,意识到他绝对不是说着玩儿的了——如果她再对面前的精神控制者释放攻击,下一秒被金属捆住的……可能就是她自己了!

她气得跺脚,却无可奈何。

 

“……Fine!”

 

在Emma彻底放弃了攻击、转为以防守姿态替Erik屏蔽精神控制后,三个人僵持了许久——Charles始终无法突破Emma的防线,但Emma也无法彻底屏蔽他的影响:Erik仅能控制着封死大门,偶尔擦伤几个惊惶逃窜的人类,却无法真正夺走谁的性命。

而与此同时,Charles的声音还在不依不饶地试图钻进他的脑海里:

“Erik,你还记得你对孩子们说过……什么是作家吗?”

“你告诉过他们——作家是一个旁观者,不是掌控笔下人物生死的上帝。”

“对待虚构世界中的角色,你尚且能尊重他们,把他们当做真实的存在——那你眼前这些人呢?他们……都是活生生的性命啊!”

“你说过作家无权裁决角色的命运,那么你现在……又在做什么?”

“裁决这几百人的生死吗!?”

听到Charles急切的声音,Erik的眼神微微凝固了一瞬——但很快,又恢复了冷酷和杀意。

“不……Charles。”

“不是裁决。”

 

“只是……复仇!”

 

 

在僵持带来的巨大消耗下,强撑着同时控制两个人的Charles已经渐渐精疲力竭——失控地伤及旁人的金属锐器越来越多。

就在Erik察觉到自己完全脱离了控制、牵引着金属重新飞起的那一刹,他突然听见Charles厉声喊了一句:

“Erik Lehnsherr!!!”

 

他下意识地转头,于是,看见了今后几十年里、每每一想起来就觉得肝胆俱裂的一幕:

Charles右手握着一根先前被他用能力扯断、散落在地的尖锐铁丝——毫不犹豫地捅进了自己的小腹!

 

“Charles……!!!”

那一瞬间,Erik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但Charles的动作实在太快、太决绝,甚至是在刺进去的一瞬间、才开口叫了他的名字!他根本没有给Erik任何阻拦的机会——于是在转过头的一刹那,就已经眼睁睁看着Charles如同自杀一样,用金属锐器直接刺穿了身体!

 

所有悬浮的金属,在这一刻完全脱离了控制、纷纷落下。Erik什么也顾不得了:他猛地扑过去一把抱住Charles缓缓滑落的身体,手掌发抖地按在那贯穿性的伤口上;大量的鲜血从他的指缝间迅速涌出,眨眼间就已经染红了Charles半边身体。Erik一边拼命试图按住伤口、延缓失血,一边对站在一旁的、同样被Charles的决绝姿态震住的Emma声嘶力竭地喊:

“——救护车……叫救护车!”

Emma这才如梦初醒,慌忙开始拨打急救电话。

 

 

“你在干什么……你他妈在干什么!?”Erik看着指间一片刺目的鲜红,近乎失去理智般对着Charles厉声吼。

“你怎么能……怎么能下得了手……”

他颤抖地感知着那完全刺穿了Charles小腹的金属,根本不敢挪动一下——Charles下手太狠,完全是贴着要害擦过,但凡再有任何激烈的动作,都有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Charles怎么能……对自己那么狠?

他那么爱他。都舍不得……让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你怎么敢、怎么敢这么做——”

Erik紧紧搂着Charles,神色惨淡至极。

 

“你是想……逼死我吗?”

 

 

Charles躺在他怀中,虽然痛得浑身发抖,却还是虚弱地笑了笑,断断续续地说:

“Erik……”

“现在,你的选择……是什么?”

 

“杀人……还是……救我?”

 

 

 

在无力阻拦之时,Charles以最惨烈的方式,把这道选择题摆在了Erik面前。

几近致命的重创。

只要Erik再试图杀死任何人,Charles一定还会竭力阻止他。

哪怕他再有丝毫挪动……都可能导致无法挽回的后果。

 

“你是不是疯了!?”

听懂了Charles的言下之意,Erik不敢置信地对着他喊。

“这些人……这些以残害变种人为乐的混账!他们值得你把命都赌上吗!?”

 

Charles却微笑了。

他温润的蓝眼睛里泛起波光——带着彻骨的哀伤,和深不见底的温柔。

“不……Erik。”

 

他伸出手,吃力地抚过眼前爱人的脸颊。

“不是……救他们。”

“而是……救你。”

 

“他们的确有罪,的确……应该受到制裁。的确……不值得……”

“所以、才不值得你……为惩罚他们……放弃……你所拥有的……”

“你已经不是那个……被关在笼子里的孩子了,Erik——”

“你已经拥有……足以毁灭他们的力量……有无数支持者,有影响力,有话语权……”

“有朋友,有孩子,有……我。”

“所以……不要、不要为他们……重新成为……杀人者……”

“不值得……不值得的……”

 

“你……明白吗?

 

 

Erik紧紧怀抱着他身受重创的爱人,浑身发抖。

每一字、每一句——都令他如足踏万千冰刃、无声痛至淋漓;却又以满怀的温柔热忱,吻过他心上的累累伤痕。

 

他低下头,亲吻那双毫无血色的唇。

“你赢了,Charles。”

他声音嘶哑,无比哀恸。

“我……放他们走。”

 

Erik闭上眼,靠在Charles的发间,语带哽咽。

“只要你没事……”

“什么……什么都可以……Charles……”

 


—TBC—


角斗场那一幕,化用《天启》里天使对夜行者√

这章也呼应了一下P4谈作家涵义的那段。


我写的这只查比电影查要强硬很多,更像漫画查一点。所以这一幕影射沙滩离婚,却不是被万误伤,而是查当机立断下主动做出的选择。

下一章再具体说说这篇对沙滩离婚的另一种解读角度?


PS:万没有因为查放弃自己的理念,只是放弃了这一次的行为√不要误解噢

上一章   下一章

写文目录

评论(65)
热度(296)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