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Charles,你怎么突然变小了?(萌萌哒小甜饼)

(1)

    Erik跟面前这个只有巴掌大的Charles一起大眼瞪小眼。

    “你真的是Charles?”他忍不住问了今天的第四遍,然后扯了扯这只迷你的Charles整齐的小衣服,两只食指揉了揉他的脸。

    Charles大怒:“你不要捏我!”

    Erik:“……”

    “我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有十厘米高的Charles烦恼地扯着头发,“一觉醒来就变成这样了。难道是什么新的变种能力?但能力应该是可控的啊……”



    Erik突然把迷你的Charles捞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手掌上坐着,然后像端一只仓鼠一样把他端到了自己面前。迅速的拔高让Charles吓了一跳,连忙紧抱住Erik的大拇指,湛蓝的眼睛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Charles……你这样子,还挺可爱的。”

    “……Erik Lehnsherr!!!”



(2)

    逗了Charles几下后,Erik也一同发愁起来。

    这可怎么办呢?

    他们完全不清楚Charles为什么会变小。Erik绝不肯冒险让这样的Charles去见任何人,更别说送他去什么医疗机构或研究所做检查——他对人类半点信任都没有。谁知道那些家伙会拿他的Charles做什么丧心病狂的实验?绝对不能相信他们。

    于是争论了大半天后,Erik终于勉强同意把Charles的情况告诉Hank。最初Hank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所以当他看见10cm高的Charles从Erik的衣服兜里冒出头来,Hank差点没把眼珠子都瞪下来。



    然而抽血又成了一个问题。

    “你开什么玩笑?”Erik脸色奇差无比地瞪着Hank,手里捏着一只极纤细的针管,“用这个给他抽血?这针管比他胳膊还粗!你是想谋杀他吗?”

    十分委屈的Hank:“这已经是实验室最细的针管了……”



    最后Erik用自己的能力折腾出一根发丝儿一样细的针尖。



    Hank捏着一支极细的玻璃管,看着里面少得连底儿都盖不住的一丁点血液;在Erik杀人的目光下,识趣地把“这么一点儿血也太少了”给咽了回去。



(3)

    无论如何,日子总是要过的。

    除了变小前身上穿的那套,Charles没有别的衣服。这是个问题。于是Erik不得不去了一趟儿童玩具专卖店,扫荡了一大堆带小衣服的娃娃。

    这其中,大部分都是芭比娃娃的男朋友……



    Charles对此表示万分嫌弃。

    但在加急定制的小衣服送来前,Charles只能在洋娃娃衣服间垂死挣扎了……



    不过高档玩具还是很有用的。Erik评价。

    至少现在,Charles躺在那间迷你小屋的“大床”上,睡得可香呢。



(4)

    食物大概是最好解决的部分了——袖珍的Charles该吃什么还是吃什么,只是食量等比例地缩小了而已。每天早上,Erik会往玩具套装里的迷你杯子滴几滴牛奶,然后用叉子切下来一小角面包盛在迷你盘子里。



    “我有好多东西都不能吃了!”

    说这话的时候Charles正气乎乎地用手抓着一片一平方厘米的生菜叶,咬出清脆的咔滋声。他的小桌子小椅子就放在餐桌上——就在Erik的右手边。

    听到这话的Erik默默地用餐叉从自己盘子里撕下一条针尖大小的牛肉丝,递到了Charles面前。Charles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避开了叉子的尖头把牛肉丝拽了下来,用力嚼得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5)

    对于变小的Charles来说,这个家实在太大了——于是Erik成了Charles的专属交通工具。Charles要去哪里就招呼他一声,随后爬上Erik手心里坐好,由人形交通工具把他运过去。要是隔得远了Erik听不见他的声音,他就在脑子里招呼。变小后,Charles的能力也弱化了很多,要控制一个普通人都已经有些吃力;但读别人的想法,或是在别人脑子里说话都还是能做到的。

    各式各样的金属物件也成了Charles常用的“坐骑”。甚至可以说,还成了Charles的一项娱乐活动——有时Erik会拿钢勺盛了一满勺的Charles,让钢勺带着Charles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看着Charles趴在勺子边缘兴冲冲地四处张望,Erik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



(6)

    不论Erik走到哪里,都会把Charles装兜里带上——他实在没法放心地把这么小的Charles一个人留在家里。

    要是他踩到大头针受伤了怎么办?要是他掉进水杯里爬不出来怎么办?要是他被蟑螂追怎么办?要是他被麻雀叼走了怎么办?

    心惊胆战患得患失的Erik只能把小小的Charles揣在兜里带着出门,悄悄藏着不让人发现。所以他不得不把每件衣服的口袋都剪开一条小口子,方便兜里的Charles扒开口子当窗户一样往外看。



    但Erik还是获得了一堆抱怨。

    “你走得一点儿也不稳,晃得我脑袋疼。”Charles显然对这种出行方式十分不满,总是振振有词地批评Erik,“你就不能走慢点么?”



(7)

    小小的Charles还是能发挥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的。比如某次Erik把一枚塑料纽扣掉进了家具的夹缝里,用撑衣杆掏了半天也没掏出来。后来还是Charles执意爬了进去,三分钟后抱着纽扣从夹缝里钻了出来,累得满头大汗,全身一股子灰尘味儿。

    或者像是现在。



    “别老揉你的眼睛,都被你揉红了。”Charles一边训斥着,一边踩在Erik抬到眼前的手掌上,扒拉着他挺直的鼻梁。

    ——感觉眼睛里进了东西、刺激得不停流泪的Erik无可奈何地想,这就叫蹬鼻子上脸了吧?

    他右眼的视线被小小的Charles填满了。随后他感觉到一丝轻微的触碰,那股异物感消失了。

    “看!我找到了。”Charles对他扬了扬手里纤细的黑丝,兴高采烈地说,“是你的睫毛掉在眼睛里了!”

    蓝眼睛亮晶晶的,像是在期待着表扬。



    “谢谢。”Erik说着,凑上去亲了亲他小小的头发。



(8)

    意外发生在外出选购家具的那一天。

    Erik在家具城里慢悠悠地逛着,十指交叉拢在腹部——Charles坐在他的手掌间。每到周围没人的时候,Erik就会张开手指让Charles坐在掌心观察周围的家具,对选购对象们指指点点。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在背后响起时,Erik和Charles都没完全反应过来——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众人的惊呼声中,那个慌不择路的小偷猛地撞在了Erik身上!猝不及防之下,只是张开手指稍托着Charles的Erik被突地撞翻在地,手心里小人儿更是直接被摔了出去;尤其雪上加霜的是,被绊倒的小偷一个趔趄撞上了旁边的一大排置物架——只听一阵哐当乱响,无数锅碗瓢盆劈头盖脸地砸落下来,滚了一地。

    “Charles!!!”

    Erik几乎吓得魂飞魄散,手足并用地从满地狼藉里爬了起来: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乱七八糟的大小家具,哪里还看得见那个小人的影子?

    “Charles……Charles!”Erik焦虑地四下翻找起来,声音里带着恐慌,“Charles……回答我!Charles!”



    不远处有响动传来。Erik抬头一看,眼里顿时充满了凌厉与戾气:那个肇事者正慌忙从几个倒下的置物架中爬起来。而在他身后,那些追赶的人也正喧哗着靠近——



    “滚开!”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摔倒在地的小偷突然发出了一声惊恐的尖叫——眼前的金属支架蛇一样扭曲起来,把他整个人捆得严严实实、狠狠砸在了一面墙壁上!断了好几根肋骨的小偷惨叫一声,又被毫不留情地甩出去足足有七八米远、摔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着。追赶的众人顿时停下了脚步,神情惊惧地看向站在一堆狼藉中的男人——



    “都给我滚!”Erik看向他们的目中尽是森然杀意,“谁敢再上前一步,我就宰了谁!”

    Charles……如果Charles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把这些人全都碎尸万段!





    不再理会被吓得慌不择路逃开的人们,Erik焦急地在散落的大小家居用品间小心翼翼地翻找起来。

    “Charles……你在哪儿?Charles!”

    “Charles!快回答我……我他妈求你了快回答我!”



    “Erik……”

    “Charles?”Erik又惊又喜,接着意识到那声音是从他脑海中响起的。

    “你在哪儿?”

    “我不知道……”Charles的声音传来,语气充满无奈,“这儿一片漆黑,我好像被盖在什么东西下面了——”

    “盖在下面?”Erik连忙开始掀起地上各式各样的铁锅、木筐、塑料盆——是这儿吗?还是在这儿?或者是这儿?

    他忙乱地找了半天,终于在翻开一个水果篮时看见了里面小小的人影。还没等Charles说出一句话,Erik已经焦急地半跪下来,捧住他小小的身体连连发问:

    “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摔到哪儿?有没有被什么砸到——”

    “冷静点Erik,我没事,我很好,什么事也没有。”Charles连忙安抚,“好在这家店的地板都铺了这么厚的绒毯子,我没有受伤。”



    Erik颤抖的手指轻蹭着眼前小人的面庞。一阵阵后怕让他无法克制地心悸:要是地上的毯子不够厚,要是Charles没有恰好被一个篮子遮住——

    “Erik……没事的……没事的,”Charles抱住他的手指,轻声安慰,“我很好……别担心。”



    显然,刚才真的把Erik吓坏了。

    Charles能察觉到他捧住自己的手指都在发颤——而那尚未中断的思维连接,也让他清晰地感知到Erik意识波动中传来的深深恐惧。



    这让Charles的心都揪了起来。

    他竟然……被吓成这样。

    他全身都在发抖。

    天呐……我心疼得快死掉了。





    Erik用掌心托着Charles送到自己唇边,轻吻他的头发。

    他努力平复着呼吸,然后咬着牙,一字一顿开口: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

    “——Charles Xavier,我他妈现在就想吻你!”



    然而就在他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Erik突然感觉身上一重——整个人都被压翻在地上。他目瞪口呆地抬起头,看着趴在他身上的、同样目瞪口呆的Charles。

    “你刚才念了什么咒语?”百分之百原装正品的Charles震惊地说。





    Erik伸手触碰他的脸颊,痴迷般的目光在他的每一寸肌肤上流连。

    这是他的Charles。

    比任何一个精致的玩偶都更加俊美和生动——像一个真正的王子一样。



    “童话中的勇士都会解开女巫的魔咒,然后救出公主,”Erik抚摸着Charles柔软的头发,眼里带着笑意,“但我解救的却是王子殿下。”

    Charles也笑了,低下头蹭了蹭他的鼻尖,柔声说。

    “那么我想——你可以亲吻王子了。”



    Erik按下他的后脑勺,让他们的唇撞在一起。


———END———


呜呜呜写着要把自己萌哭了,尤其是老万自己忧心忡忡地脑补迷你查掉进水杯或者被麻雀叼走的时候哈哈哈

感谢几位小伙伴为结尾积极献策!

嘤嘤嘤袖珍查来一勺,客官请慢用~

来评论聊天嘛!我把袖珍查借给你们玩!(被老万打死)


感谢读者小可爱 @李李李LI07 的配图ww情景再现无疑了!



菜头写的Erik变小篇


我的查查年龄变小篇


写文目录

评论(77)
热度(994)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