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者/网翻歌手(主写EC~也写全职/POI)每篇文底下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偷童话的人(童话世界管理员!Erik/童话精灵!Charles)【读者投票决定下章走向】P1

规则:每章结尾给出三条剧情发展路线,读者投票最多选项为下章开头。(你将可能看到一些神展开......)

本章进入童话世界:《白雪公主》

本文轻松欢脱向,保证HE!我发4!


    “魔镜,魔镜,谁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

    “您非常美丽,我的王后。但世上最美的女人是白雪公主。”

    “不可能!”头戴宝石王冠的女人愤怒地尖叫起来,那分贝刺激得魔镜的镜面都扭曲了一下:如果它是一面普通镜子,现在可能已经直接被震碎了……

    这年头,做魔法道具也不容易,谁让它摊上这么一个女主人呢?

    “绝不能有人比我更美!”王后嫉恨地来回踱步,最后停下来喃喃自语,“我要杀了她……我要让人杀了她!”

    下定决心之后,王后快步离开了密室,顺手关上了重重机关封锁的大门。

 

    密室的角落里,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掀开一顶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斗篷后,男人信步走了过来。他身材高挑、容貌英俊,黑色的风衣和帽沿衬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线条,隐隐透出一股尖刀般的锋锐凌厉。皮靴有节奏的踏步声回荡在小小的密室里,他走到魔镜前,露出玩味的笑。

    掌心一翻,袖中滑落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十分奇特——竟是由通体乌黑的不知名石材打磨而成的。匕身泛着纯黑的光。

    光不可能是黑色。

    ——但的的确确,有违背常理的黑色光芒,沿着匕首光滑的侧锋流淌着,隐隐散发出令人心悸的气息。

 

    男人灵活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匕首,纯黑的刀尖在他指尖旋转、优美宛如舞蹈。

    他饶有兴趣地看着魔镜,开口。

    “魔镜,告诉我——我是谁?”

 

 

    如同投入了石子的湖面,魔镜上方泛起了无数涟漪:这是即将作出回应的前兆。

    “你是——”

    声音戛然而止。

    ……像只被掐住脖子的鸡。

 

    “你……&€>>&#¥%€……”

    魔镜发出了一串乱七八糟的咕噜声,整个镜子都在晃;镜面上不再是一圈一圈漾开的波纹,而是三岁小孩涂鸦一样混乱的线条——直到五分钟后,魔镜终于彻底安静下来。

 

    ……死机了。

 

    “……”

    “行了,别装死,”Erik用刀鞘戳了戳镜面,“——这个问题你不用答了。”

    杂乱无章的线条顿时消失——魔镜乖巧得像个宝宝。

 

    还不错。Erik若有所思。

    受到世界规则的局限,这面镜子虽然无法得出他的“管理员”身份,但至少判断出了他是脱离童话体系的存在。没有傻乎乎地用假身份来标识他。

    看来……这东西真的能对他的任务起到作用!

 

    Erik双眼放光地看着魔镜——

 

    嗯?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这镜子往后缩了缩?

    很好,很好——会往后缩更好,越聪明越好!

 

    不过……还是得再测试一下,这面镜子是否有回答其他世界问题的能力。

 

    “你对王后说,白雪公主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Erik问。

    “是。”魔镜答得飞快。显然,这个问题不知道运算过多少次了,估计内存都还没释放呢……

    “那么——”Erik颇有兴味地问,“谁是所有童话世界里最美丽的存在?”

    他用了“存在”这个词,而不是“人”——为了测试魔镜的包含范畴。谁知道呢?或许最美的是某个天使,或许是那个放弃了尾巴的小美人鱼也说不定。

    “……”

    魔镜沉默了足足有三分钟,久到Erik已经开始怀疑这面镜子是不是年久失修或者刚才死机死得精神错乱了,甚至开口提示了几句“这问题有这么难吗?——白雪公主?灰姑娘?睡美人?小美人鱼?”……魔镜终于回答:

    “——童话精灵。”

 

    “……什么?”

    Erik一瞬间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童话精灵???那是什么东西???

 

    ……听起来好像不是人?

 

    他去过上百个童话世界,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语。

    最离奇的是,这个精灵竟然被冠上了“童话”的前缀——没有哪个童话人物会知道,自己是生活在童话里。

 

    “童话精灵是谁?”Erik皱眉。

    “童话精灵。”

    “……我是问你,童话精灵究竟是谁?”

    “童话精灵。”

    “……”

 

    这魔镜不是傻了吧??

 

    换着花样问了大半天、却发现始终无法得到任何信息后,Erik突然意识到一个可能。

    能让魔镜不断机械重复、无法深入解答的存在——只可能是……跟“让魔镜语无伦次的世界管理员”一样,超越了单一世界规则的生命体。

 

    有意思。

    Erik无意识地舔了舔犬齿,隐隐有些兴奋。

    在这千千万万的童话世界中,竟然还隐藏着这样的生命?

    ——对于热衷于探索虚幻世界的未知的他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吸引人呢?

    不知道这个“精灵”,到底长什么样?是类人形态还是动植物形态?或是拟人化的魔法道具?是人鱼那样的异族?还是受世界本源能量青睐的巫师?或者说是小世界神灵?

 

    不管你是什么,精灵。Erik微眯起眼。

    ——都是我的猎物。

 

 

    不过现在,得先达成这一趟的目的再说。

    Erik手腕一翻,黑色的匕首扎进了魔镜的镜面,干净利落地一刀剖下,直接把魔镜切下一角——只有同样强大的魔法道具,才能切割出魔镜的碎片。

 

    然后……

    然后……

    魔镜“哇”地哭了……

 

    “……”

    Erik无言地看着干嚎的魔镜。

 

    没错,是干嚎。魔镜又流不出眼泪……

 

    “嚎什么嚎?你又不会痛。”Erik皱眉,毫不留情地说。

    面前的大魔镜和手里的小魔镜一起抽抽嗒嗒地回答:“呜呜……缺了个口……好难看……”

    “……”

    这特么都是什么事儿!?

    Erik扶额。

    这就是传说中拟人度最高的魔法道具??

    果然非常拟人……拟的是那个只知道臭美的王后吧!?

 

    “别嚷了,我以后会还给你的。”Erik耐着性子回应了几句,“我会带着你的碎片去别的世界看看——你待在这儿还没腻吗?”

     见魔镜还哭个不停,嚎得架子一直抖一直晃,Erik终于不耐烦了:“吵死了!再嚷嚷直接把你拍成渣!”

    魔镜立刻就闭嘴了。

 

    不见棺材不掉泪。

    Erik冷哼一声,想了想还是得确保镜子的功能完全,于是没好气对着手里的小半块镜子问:“森林里有几个小矮人?”

 

    “……七个……”

    一个角的魔镜可怜巴巴地回答。

 

    行,没坏。

    Erik一边想着,一边动作娴熟地解开了密室的重重机关,随后披上隐形斗篷,施施然离开了。

 

 

    “这儿的鲜花真美啊!”少女惊喜的欢呼声传来,听声音都能想象出眉眼弯弯的模样,“谢谢你带我来这儿!”

    “我的荣幸,公主。您先采摘吧,我去附近看看。”猎人说着,少女开心地点头。

    猎人在附近走了一圈,以确保没有碍事的人经过。谋杀公主可不是什么小罪名——

 

    “平民,见了本爵,怎么不跪下行礼?”

    一个盛气凌人的声音从数十米外传来。猎人闻声回头,看见一个衣着华贵、神色冷傲的男人骑在一匹骏马上,光是那珠光宝气的马鞍就比他一年打到的猎物加起来还值钱。男人背上背着一把镶着宝石的弓——蠢货!猎人愤愤不平地想,只有这些娇生惯养的贵族子弟,才会在弓箭上搞那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但这种蠢货往往意味着惹不起……

 

    猎人只得跪下行礼:“狄尔向您问好,阁下。”

    他正要站起身,一根鞭子突地打在他身侧草地上——“让你站起来了吗?好好跪着!”对方显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主儿。猎人不得不忍气吞声重新跪下,“是,阁下。”一边在心里把对方所有祖先全都问候了个遍。

    贵族翻身下马,走到他跟前。

    “阁下,我只是在这附近——”猎人还没把话说完,突然颈侧剧痛、眼前一黑,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我知道你在做什么,不就是要杀白雪公主吗?”Erik挑眉,毫不拖泥带水地把猎人的装束全扒了下来给自己换上,然后把原先穿着的贵族服饰随手扔到赤条条的猎人身上。

    “这身衣服可比你原先的要值钱多了。”拿到魔镜后的Erik心情相当不错,难得还有兴致跟被敲晕的猎人多聊(讽刺?)了几句。“不过你最好赶紧跑,那个被我抢了衣服的家伙,说不定很快就要追过来了——”

    扔下猎人和骏马,Erik步履从容地朝森林中的白雪公主走去。

 

    “公主,我现在带你去下一个地方。”乔装打扮的Erik出现在公主面前。

    “咦?你是谁?先前那位猎人先生呢?”捧着鲜花的少女一脸惊讶。

    “他家里有点急事,我特地过来给他传信,”Erik面不改色地随口撒谎,“他托我把你带到一个花谷,自己先急着回家了。”

    “噢……”白雪公主恍然大悟,点头,“那我们走吧!”

    公主乖乖地跟着Erik往森林深处走去。看着她一路都在开心地跟树上的松鼠、路边的青蛙自顾自打招呼,Erik心里叹了口气。

 

    这个白雪公主,实在是太好骗了。

    说好听点叫天真烂漫。

 

    说难点听……那就是傻……

 

    走到小路尽头,视线中仍没有花谷的影子。白雪公主疑惑地看向Erik:“猎人先生,请问去花谷的路在哪儿呢?”

    “公主,”Erik神色一肃,“你快逃走吧!逃进森林里去......王后要杀你!”

    “啊呀!”白雪公主捂住嘴惊呼,“你……你说什么?”

    “王后派狄尔来杀你,被我偷听到了。所以我才打晕了他,带你来到这里。你走吧!到森林里去。这片森林里住着七个小矮人,他们会愿意收留你的。”

    “天呐——”白雪公主仍处于震惊之中。Erik又催促了几句,在他已经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公主终于眼泪汪汪地点头:“谢谢你,我这就走……我该往哪个方向去呢?”

    “那边。”Erik随手胡乱一指……

    白雪公主道了谢,慌忙朝他所指的方向逃走了。

 

    Erik呼出一口气。

    这次的任务倒是轻松——只要阻止想杀白雪公主的猎人,主线剧情就会回到正轨。至于白雪公主能不能找到正确的路……或许她迷路后误打误撞到了小矮人的木屋,或许某个小矮人出门散步时会与公主偶遇——只要不是白雪公主直接没命这种大问题,世界法则都会自动修正,不用他再操心了。

    不过以防万一,Erik还是会呆到王子吻醒白雪公主之后,确认主线剧情完全符合“剧本”,才会再前往下一个童话世界。

 

    接下来的日子里,Erik先溜进皇宫摸索了一下有没有其他可利用道具,又跟剧情人物打听了些消息看是否有未发掘的支线——直到估摸着王后快要送来毒苹果了,才又回到了森林里。

    一切都进展得十分顺利。白雪公主和小矮人相处融洽、王后扮作老妇人出现、公主咬了一口毒苹果后陷入假死状态、小矮人们悲痛欲绝地为公主举行葬礼。

    于是现在,Erik躲在树后,看着小矮人们抽噎着把白雪公主的棺木停在一片开满鲜花的青草地上。

    剧情发展到这儿,总不可能再出什么差错了吧?

    Erik一边想着,一边摩挲着魔镜碎片。

    魔镜和毒苹果,都是《白雪公主》童话世界里的关键道具,就像《灰姑娘》世界里的水晶鞋,《美女与野兽》世界中被偷取的玫瑰,《阿拉丁神灯》世界中的那盏油灯。这些道具,都凝聚着那一处童话世界的本源魔力。而剧情主角身上,也会带着先天的世界本源气息——所以,只有由剧情中的王子亲吻公主,公主才会吐出那片带着本源魔力的毒苹果并醒来。

 

    简单来说,这就叫……主角光环……

 

 

    “抱歉打扰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瞬间抓住了Erik的思绪——这声音实在是太好听了。

    “我路过这附近听到了哭声。请问……你们是在追悼什么人吗?”

 

    白雪公主的命定王子出现了。

 

    但当Erik的目光落在缓步走近的邻国王子身上时,他猛地瞪大了眼——

 

    这个王子……怎么……怎么会是这个模样!?

 

    不是说他长相奇怪——恰恰相反,这个王子……实在是……好看到过分的地步。

    并不是指容貌。这个王子的确很英俊——但这可是童话世界,哪个男女主角不是美得惊人?Erik早就见怪不怪了。

    但这一个,却与以往都不同。

 

    不是容貌,而是……气质。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Erik绝对不会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那样悠然流转的眼神,唇角微弯的弧度,垂眸微笑的神态——一举一动,都带着说不出的从容气韵,像是诗人唇齿间逸出的篇章一样优美;他缓步走来时,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化作了黑白背景,那双湛蓝的眼睛就是这世间唯一的色彩;他的眸中倒映着日月星辰,而上帝是如此钟爱他,以至于将这童话世界中的所有灵气都洒落他的眉眼与指尖——

    那么……美。

 

 

    怎么会……这怎么可能呢?

 

    Erik看着这位王子殿下,几乎眼神发直。

    就算是剧情中的王子,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气质?

    哪怕是白雪公主,哪怕是他经历过的数百个童话世界的每一个主角,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有这样的神韵!

 

 

    他猛然想起了什么,闭上眼、心中默念了几句。

 

 

    当Erik再度睁眼时,一缕微不可察的金色光芒闪过他的双瞳。

    ——而他所看到的世界,也完全改变了模样。

 

    一切都变得灰暗。天空的蓝,树木的绿,泥土的灰褐,小矮人五颜六色的粗布衣服,都像是蒙上了一层黯淡阴影。灰蒙蒙的世界中,只有木棺中的白雪公主和Erik手中的魔镜碎片上还流淌着淡淡的光芒,鲜明而生动。

    以及……站在公主身边的王子。

 

    Erik震惊地看着他。

    在满世界的灰暗中,唯有那个蓝眼睛王子身上的光芒,耀眼得简直像是一轮新生的太阳。比十个白雪公主,比一百个灰姑娘、一千只水晶鞋还要光芒四射!

 

    在他用身为世界管理者的“真实之眼”去观察童话世界时,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情形——

    如此浓郁的世界本源气息。

    仿佛整个世界……都是为他而生。

 

    直到视野中的颜色逐渐恢复,Erik依然在发怔。

    怪不得……怪不得他会觉得,这个王子的气韵……美到惊人的地步。

 

    只因那眼神中的灵气……是真实存在的。

 

 

    Erik呼出一口气,握紧了拳头,然后松开。

 

    即使这个剧情主角的灵气浓郁得惊人,但依然……只是一个属于白雪公主的王子而已。

    或许是童话世界又出现了什么未知的变化,导致本源灵气错误地聚集到一个不那么重要的角色身上。毕竟,没有人能探清这些童话世界的本质和运行规律,就算作为世界管理员的Erik,也只不过获得了本源力量的些许认可而已。

 

    他只是一个剧情人物……而已。

 


    如果是在真实世界里遇到这么一个人,Erik觉得......自己可能会打破一贯原则,主动上前搭讪......

    但真实世界中,不会有这样的人。

    所以……这才是童话。

 

    ——但就算是童话,这也实在是太犯规了!

 

    Erik忍不住又偷看了一眼。

    容貌温雅的王子殿下正在听小矮人们讲述白雪公主的故事,神情中带着柔软的怜惜。

 

    他叹了口气。

    为什么偏偏是虚拟的童话世界呢?如果是在真实世界中,在酒吧或是在舞会遇到这么一个人,甚至如果他喝了点酒有点发晕,说不定还会直接凑上去试图亲吻对方——

 

    停!

    Erik立刻止住自己越来越歪的想法。

    他几乎要咬牙切齿。

    ——Erik Lehnsherr!你还能更丢脸吗!?

    竟然对着一个NPC想入非非!?

    就算长得再好看气质再出众,那也还是个NPC!

 

    ……他一定是太久没有离开过童话世界、太久没有约会,所以才会胡思乱想……一定是!

 

    Erik深吸一口气,把剧本拿了出来决定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然而盯了一分钟之后,他悲哀的发现自己一个字也没看进去,满脑子都是那个蓝眼睛王子微笑的模样。

    老天!Erik内心几乎呻吟了一声——

    被无数情人誉为“史上第一冷酷绝情”的Erik Lehnsherr,竟然……竟然栽在了一个NPC手里!?

 

    那个NPC……还特么是白雪公主的官配!?

 

 

    我完了。Erik悲伤地想。

    这下该怎么办?

    破坏童话主线,把白雪公主的未婚夫抢走?

    然后呢?难道还能带回真实世界去?难道还能带着这个年轻的王子在各个童话世界中穿梭?

    本世界人物根本就出不去好吗???

 

    Erik看见王子听完小矮人讲述的故事,俯下身凝视棺木中的白雪公主。

    ——他要亲吻公主了。

 

    Erik发觉自己竟然有些嫉妒。

    ……

    这让他更悲哀了……

 

 

    该怎么办?

    他盯着剧本,好像要用眼神在上面挖个洞。

    ——就让他们继续按这个套路演下去?

    的确……这不就是他的职责吗?让他们像这上面写的一样,“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等等!?

 

    Erik的目光停在了剧本的一行字上——先前满脑子胡思乱想,他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王子也对白雪公主微笑了,黑曜石般闪耀的眼睛里满是深情——”

 

    ……“黑曜石般的眼睛”!???

 

    Erik猛地抬起头,难以置信地看向被小矮人簇拥着的王子。他的眼睛就像深海中的钻石,闪烁着星光般的湛蓝。

 

    “她可真美啊,”蓝眼睛的王子叹息着对小矮人说,“我很喜欢她。我可以……亲吻她吗?”

    小矮人们纷纷抹着眼泪,并没有反对他的提议。

    王子弯下腰,凑近了公主柔软的红唇——

 

    “等等——!”

 

    突然出现的Erik把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茫然地看向他。那一瞬间,Erik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他灵光一现,开口:

 

A.“我是王子的侍卫长!”Erik指着蓝眼睛王子说,“他不是王子——他是假冒的!”

B.“你不能吻白雪公主!”Erik深吸一口气说,“我是公主的未婚夫,只有我能吻她!”

C.“谁都不许动!”他动作矫健地跃过去,在众人还来不及反应时就将一把长剑架在了王子的脖子上,“王子殿下,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


————TBC————

本文的写作原则就是没有原则!放飞自我!EC不断开启新副本!刷好感!升级和攒装备!做任务!解锁支线!找宝箱!

这次lo主要挑战自我了!没有大纲!没有预设!只确定了题目暗示的剧情总线和故事背景!至于具体EC怎么发展、经过了哪些童话世界、出现了哪些配角、偷了什么童话道具,啥都没想,你们选啥我就写啥!。。。等写的时候我再选一个童话世界,然后看童话本身什么剧情,能引发什么脑洞就写什么!

试试这个玩法,一方面是因为穿梭童话世界的主题,本身碎片感就比较强;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在剧情走向不完全可控的状态下,自己的剧情连贯性能做到什么地步。【而且我发现,即兴创作相比于构思严谨的创作,有一种不一样的奇妙感呐~】


这篇会是我写过的最美的一个查查啦!

我不太习惯像很多作者那样~习惯把查查写得特别美_(:з」∠)_(我知道你们都被一美迷得要死!)但我其实不怎么好一美这一型啦,虽然也爱一美爱查查,但我更苏法鲨这种帅的掉渣的总攻外型(¯﹃¯)

但这篇设定摆在这儿了,查查那就是世上最好看的!!!天生童话的宠儿~凭气质完爆所有王子公主!!!把Erik迷得七晕八素!!!

写着写着觉得魔镜有点萌。。。我要多写点不是人的东西进来哈哈哈哈哈


想投票的话,大家评论的时候加上选项就行,等我开写下一章时再来统计~(也不要只说选项嘛来聊天啊~)

下一节

写文目录

评论(48)
热度(127)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