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带孩子甜饼】(互换!原著&AU)The admirer's plan 爱慕者计划P7

【友情提示】:本章继续鲨美与EC同框!!!本章鲨鲨助攻暗恋万追查查!!!下章一美二次助攻!!!
【友情提示】:本章继续第二重嵌套AU《殉道者》剧情!!!《殉道者》影射EC更惨烈的走向假设——如果《天启》中的Erik失去的不只是尼娜母女,他会变成什么样?
虐点低请做好心理准备!(二重AU只写了两段_(:з」∠)_应该不会虐。。。吧?)

P1戳这里开始



    “听Erik说,你们现在是邻居。”工作人员们休息和午餐时,Michael正在和Charles聊天,“下次我去看Pietro的时候,可一定得来拜访一下——”

    “孩子们会高兴坏的。”Charles笑着说,“我家最大的孩子Raven——就是刚才说的那个能变形的孩子。God,she loves you so much!”还不忘补充:“你应该看看她变成你的模样在家里演情景剧的场景。Jesus,That's really beyond my description——”

    Michael大笑,露出一整口的牙齿。“Oh Charles——I wish I knew you earlier. You're so nice.”随后看向不远处正在跟摄影师交谈的James,“还有James,他都快爱死你了——只要一得空就过来找你说话,Erik都要冲他瞪眼了。”

    “Well……I love him too.”Charles笑呵呵地回答,Michael又裂开了嘴。

    “说起来真是令人惊讶,”Michael望了望不远处被导演的双胞胎女儿缠着要签名和讲《X战警》的Erik——他正时不时努力朝往这边望一眼,“Erik从不主动带朋友参加什么——不管是聚会,活动,或是跟工作相关的场合——You know,他不太喜欢跟人亲近。他甚至不怎么交朋友。但你们才认识不到两个月!”他大笑,“我想我应该表现得嫉妒一点儿,要知道,他可从来没主动邀请过我跟他一起去参加什么活动。看得出他很重视你。”

    “你是个好朋友,Michael。”Charles笑着说,“也是他钟爱的演员。前两天他还提到过你。他说这次导演能选择你来演《殉道者》的男主角,让他很是放心——Quote 'Michael will certainly impress you'unquote.”

    “我的荣幸。”Michael笑着说,“能看到Erik多交些朋友真是太好了。真希望他能多打开心扉——He really likes you, Charles。”他叹息了一声,“我只知道他小时候过得不好,所以才对人缺乏信任。但他并不怎么提及过去的事。——我总感觉,他并没有真正完全揭过……你是专业的教育者,最清楚该如何引导一个人。如果你能帮助他——”Michael的眼里充满温和的友善,这一点跟Erik的冷厉与尖锐真是完全不同,“I should say thank you, Charles.”

    Charles并没有立刻回答。他的目光投向Erik——Michael看到他眼里露出深思。于是他也安静下来。

    这时Erik终于成功摆脱双胞胎走了过来。“Hey,”他说,“在聊什么?”

    “我刚告诉了Michael你对他演技的夸奖。”Charles微笑着说。

    “噢——下次别告诉他,Charles。”Erik说,“他的尾巴会翘起来的。”

    “Charles!”神出鬼没的James又突然冒了出来,对着Charles窃窃私语了几句——“噢,你得帮我看看这个……没错,你一定感兴趣……”Michael正以为Erik会加入他们的谈话,不想Erik突然拉了他一把,“A word please, Michael.”两人随后走远了几步,停下来。

    “你刚才跟他说什么了?”Erik皱着眉,压低了声音,“我怎么觉得他刚才看我的眼神跟之前不太一样?”

    “Well……我只是告诉他你很喜欢他,所以希望他平时能多帮你一些而已。”

    “……!???”Erik低骂了一句“Fuck”,咬牙切齿,“你别捣乱行不行?”

    “我这是帮你,”Michael挽着手臂靠在墙边,“就你这么磨磨蹭蹭地只知道看着,什么时候才能拿得下他?”

    Erik瞪着他,“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

    “得了吧,Erik。”Michael撇了撇嘴,“你觉得我会看不出来?你的眼睛都快粘在他身上了。”

    “……”看着好友笃定的表情,Erik内心挣扎了半晌,终于颓然放弃,末了有些不甘心地问,“……真有那么明显吗?”

    “你就差在脑门上刻着'I love Charles'招摇过市了。”Michael无情地指出。

    看Erik一脸挫败的样子,Michael随后终于还是大发慈悲,再度开口,“Alright……I'm just kidding。你在其他人面前,表现得还是挺正常的。但我认识你都快二十年了,Erik,”Michael说,“对我来说,简直就像黑夜里的电灯泡那么明显。”

    “……”

    “Relax,buddy。”Michael拍拍他的肩,“我只是给了他一些更清晰的暗示。你总不能一直保持着纯洁的友谊吧?那还能有什么进展?”

    “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Erik觉得自己有时候真羡慕Charles的变种能力,“或许这并不是他希望的。”

    “Be confident,Erik,他可是个Telepath。”Michael说,“假定一个Telepath一点儿也不知道别人对他的爱慕是很愚蠢的。他愿意跟你单独出门,这已经是个很好的预兆了——至少,他并不排斥与你进一步接触。”

    “Charles是个尊重隐私的人,不像Emma那样无所顾忌。”Erik依然不太自信。他既隐约地希望Charles悄悄渗透过他的思维、察觉了他的爱慕,又害怕他会这么做——实在矛盾极了。

    “就算他真的一点儿也没有偷窥你的大脑——也绝不会完全不清楚你的意图。”Michael耸了耸肩,“他是个聪明人,很敏锐——只需要一些蛛丝马迹,就一定能推测出你的想法。”

   这番话太有说服力,简直让Erik无法反驳。Michael环着他的肩劝说:“别太担心,我想他应该对你也有些兴趣——真的。”他摸了摸下巴的胡茬,“我从没见过你对谁这么上心。他会被你打动的。”

    Erik正要开口再说些什么,突然听见导演喊了一声:“Michael,James——准备一下,要开始下一场了。”于是他止住话,两人一起走了过去。

 

 

    (切入殉道者AU)

 

    Jason一直走到街角时才突地停下——他叹了口气,有些烦恼地揉了揉眉心:只顾着争执,他又忘记把文件交给Mike了。

    在原地停留了半晌——算了,再回去一趟吧。

    他并不是因为Mike说的那番话而离开。虽然那一刻他的确有些被激怒了,但这情绪很快就已平息——他了解Mike。Mike本来就是个冲动起来不计后果的脾气,再加上这段时间徒增的压力——连Jason自己都觉得不堪重负,更何况Mike这个当事人呢?

    虽然Mike什么也没说,但Jason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后悔了,想道歉,又不知道怎么开口。Jason还不至于非要跟Mike计较几句无心之言——他真正担忧的,还是Mike和Brotherhood的牵扯。虽然Mike矢口否认,但Jason内心已经隐隐有了答案。

    他不愿细想——也不想跟Mike辩驳。案件带来的重重阴翳已经让他心力交瘁,他却不能表现出分毫:好友的情绪越来越压抑和暴戾,这种时候,Jason必须给他信念和支撑,绝不能再用自己的负面情绪,让Mike的状况雪上加霜。

 

    I want to trust you,my friend。

    But……Shall I?

 

    短短数秒后,做出决定的Jason掉转头往回走,几分钟后就回到了停车场门口。这个时候Mike应该是要开车去今晚的游行聚集地了——Jason走进了停车场。

    没过多久,拐过一个角落的他就看到了不远处Mike的身影。他正站在车窗前,背对着Jason,似乎是在看上次意外与摩托车擦伤留下的刮蹭。Jason正要出声叫他,突然——他的眼角余光瞥见了前方不到五米处,一个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的年轻人。那人从一棵树后侧身闪出,面容有些熟悉——他死死盯着浑然不觉的Mike,右手从身侧摸出了——

    “Mike!快闪开——!”数十米外的Mike突然听到Jason的声音从后方传来,语气充满焦急——他想也不想地猛地朝左一扑——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裂声,猛然炸开的车窗玻璃碎片几乎是贴着他的脸颊划过,Mike霍然扭头——

    就在刚才那一瞬,若不是Jason猛地一把扑倒了那个拿着枪的年轻人,堪堪在最后一秒让枪略微偏了准头打中了Mike身侧的玻璃——他现在已经被一枪崩了!

    持枪的年轻人显然没有料到Jason会去而复返。但他立刻一个肘击,把扑过来夺枪的Jason打翻在地,动作中透着一股子训练有素——他重新举枪对准刚爬起来的Mike,眼里充斥着复仇的疯狂恨意——

    这张轮廓熟悉的脸……是他!议员Cotton的独生子——那个还在军校读书的Felix Cotton!

    数十米的距离在这一刻几乎成了天堑——看着黑洞洞的枪口,Mike根本来不及躲闪或阻止——然而还没等Felix 扣动扳机,Jason撑起身来再度扑了上去,两人在极近的的距离扭打起来——“滚开!”Felix一边一拳打在Jason腹部、一边拼命试图瞄准正在狂奔赶来的Mike,但不断伸手夺枪、甚至不惜用身体挡在枪口上的Jason让他根本无法顺利击杀他的目标——“离他远点,Jason!”Mike一边跑一边厉声呼喊,“小心你自己——”

    突如其来的枪声让Mike脚步猛地一顿。他的脑子在一瞬间变得完全空白——看见Felix目露惊慌,烫手一般甩开贴着他缓缓坐倒在地的Jason——好像浑身所有血液全都涌上大脑,他无法呼吸、他无法思考——

    “——Jason!”

    被一记手刀打落枪支、狠狠甩出去足足有七八米的Felix猛地撞上了一辆停着的货车——他一声惨呼地蜷缩起来。Mike根本没有看他一眼——他跪在Jason身侧,惊慌失措地环住他的肩膀、扶着他靠在自己身上,拼命用手按住Jason胸口处渗出的血迹——大量温热的鲜血不断涌出,几乎是瞬间Mike的指缝间都已经浸满了血——

    “Jason……Jason!”窒息般的恐惧攥紧了他的喉咙——Mike无法克制地浑身发抖,看着眼前好友的眼神已经迅速涣散开来。听到他的呼唤,Jason的意识似乎稍微凝聚了一些——他微微侧过头望向Mike,因失焦而显得茫然无神的眼中渐渐露出了认出他的神色。

    “Mike……”Jason似乎已经有些神智不清,只下意识地喃喃说,“Are you……hurt?”

    “No……Not me……It's you……It's you Jason!”他颤抖着,手足无措地看着猩红的血色在衬衣上疯狂蔓延——

    “Mike……My……Jenny……My little girl——”Jason急切地喘息着,突然猛地一把扣住他的手腕,语气几近凄厉,“Promise me you will……take care of her……Promise me!”

    “No……You'll be alright……You'll be fine……”Mike不断无意识般地喃喃重复着,似乎想要说服自己——说服自己相信根本无法相信的事实——

    他第一眼就已经知道。他甚至无法欺骗自己分毫。

    Jason会死去。

    他甚至……根本撑不到救护车到来。

 

    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这是他的罪孽……是朝他而来的复仇,为什么……要让Jason替他承担?如果——如果他当初没有做出那样的选择,如果他从未背弃他向Jason许下过的承诺,是不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然而不论他再如何绝望、如何向命运祈求让自己来承担这份杀戮带来的后果,他依然只能眼睁睁看着Jason的呼吸越来越弱——他浑身发冷,他的视野一片模糊——

    “Mike……”吃力的、低微到几不可闻的声音传来,恍惚间,他感觉到Jason的指尖落在他右颊上,似乎想擦拭什么——他才意识到自己在流泪。

    “Don't……be afraid……”看见他落泪,Jason断断续续地、虚弱地出声安慰,“It……will be……alright……”

    他的生机在迅速流逝。然而直到这一刻,Jason都还在竭力地想要给他慰藉,想要安抚他的彷徨失措。他本该保护Jason……但实际上,一直是Jason在保护他。

    直到最后一刻——

    依然在保护他。

    

    突然间,Jason的眼神重新凝聚起来——好像恢复了片刻的清醒。他的呼吸变得紧促而紊乱,眼里露出极为焦急和担忧的神色——“Mike……Mike——Listen……!”

    似乎是在恢复神智的这一刹那,他就已经想到了什么极为重要之事;尽管身受重创的剧痛和大量的失血让他脸色惨白,但他依然竭力地、不顾一切地想要出声:

    “Don't……revenge……for me……Don't——”

    他几乎已经说不出话,只能断断续续地挣扎出几个单词——但他依然用力地抓住Mike的衣领、用力到几乎能看见苍白的指骨关节,拼命想要告诉他、叮嘱他什么:

    “Never……Never become……what……they——”

 

    一切戛然而止。

    攥紧他衣领的手指松开,无力地垂落下来。

    ——那些未说完的话,连同他深深的担忧与挂怀,一起消散在空气中。

    “Jason……Jason!”Mike猛地一把扣住他滑落的手腕,不敢置信一般地浑身战栗,“No……no please……Jason!”

    毫无声息,令人绝望的死寂。那双湛蓝的眼睛,已经永远……凝固在这一刻。

 

    仿佛有千钧重负,压得他颤抖地伏下身来——Mike发出了一声含混不清的、几近凄厉的沉闷嘶喊——终于痛哭失声。

    “Jason……I lied to you……I betrayed you——”他绝望地、恳求着眼前已经停止呼吸的挚友,“Please……forgive me……please.”

 

    Jason死了。

    Mike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看着血从他身体里不断涌出、看着他弥留之际的痛苦挣扎、看着他一点一点……在自己怀里咽了气。

 

    无能为力……令他几欲疯狂的——

    无、能、为、力!

 

    仅仅因为他是个变种人,仅仅因为他在压榨和屈辱来临时,没有懦弱地接受而是激烈地抗争——就夺走他的一切!那承载了他整个童年的温暖记忆的老房子,他原本备受敬仰的声名,他所热爱的工作和生活——他承受不住打击、心脏病发作离世的母亲,他令铛入狱的幼时好友Kim,还有如同他亲妹妹一般、在孩子流产后跳楼自尽的Nancy——

 

    然后,是Jason。

 

    连他最后的、仅有的——也要夺去。

 

 

    Mike跪坐在地。

    低着头,如同凝固的、沉默的雕塑。渐渐地,他的肩膀轻微地颤动,他低低地、沉闷地发出一声冰冷的笑——笑声越来越大,直到张狂出的、绝境般惨烈的嘶哑——

    每一声,都带着鲜血淋漓的刻骨恨意,带着再也无所顾忌、无需顾忌的疯狂。

    直到他终于止住声。

    动作轻缓地、把揽在臂中的人平放在地上。

    他凝视着那双已经凝固的眼睛。

    “I'm sorry……Jason.”他低声说。

    “I know what you try to say to me.”

    他伸出手,缓缓合上了Jason睁开的双眼。

    “But I just can't.”他喃喃,“I just……can't.”

 

    I disappointed you. 

    And I have to disappoint you……again.

    Mike低下头,在Jason耳边,轻声地、像是怕惊醒了他。

    “Will you forgive me……for this?”

 

    不知过了多久后,Mike站了起来。他一步步向前,直到停在仿佛受了极大刺激般、不断抱头喃喃自语的Felix面前。

    ——拿着枪。

    “杀人了……我杀人了……”十七岁的Felix Cotton一脸惊弓之鸟般的惶惶失措,凝视着自己的双手下意识般不断重复,“他死了——我杀了他……杀人了——我杀人了!”

 

    这不是他第一次开枪,却是他第一次……真正伤及——甚至夺走一个人的性命。

    ——一个无辜者的性命。

 

    手染他人鲜血的代价。只有当那一刻来临时,他才真正体会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绝望——像是灵魂都深陷腌臜泥沼,有恶鬼在耳边尖啸着,如跗骨之蛆般挣不脱、甩不掉,诅咒着,叫嚣着——凶手、杀人凶手。

 

    那是一旦失去,就永远、永远都无法再觅回的残缺。

 

    Mike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看着疯子般自言自语的Felix——抬起手,黑压压的枪口对准了他。

    而当Felix抬头,看见Mike的眼神时——好像紧紧绷至极限的弦突然断裂,他一瞬间爆发出崩溃般的嘶声大吼:“不是我……不是我杀的!我没有想杀他,是他自己……是他自己扑上来挡——不是我……不是我!”

    Felix的嘶喊并未让Mike的表情有分毫动摇。

    他只是神色漠然地看着眼前的人,缓缓开口:

    “当初——我就该斩草除根。”

 

    一声枪响。



—————TBC—————


(Jason没有说完的话,我想大家都能够猜到吧。)
不要变成——他们认为你会成为的模样。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写了一段第一次杀人的Felix的失控状态——那就是Jason如此焦急的、想要阻止Mike的原因。
一旦你走上这条路,就再也回不了头。当手上沾染了无辜者的鲜血,当你成为了一个刽子手——生命中最重要的、属于“人性”的部分,便将彻底破碎。

可是他死了。如果他还活着,在他的引导下,Mike或许还能保住一丝清醒和希望。
但他死了。即便Mike已经猜到了Jason想要劝阻他的话,但在他眼睁睁看着挚友惨死面前后——他已经无法再听从他那对世人太过“温和”的嘱托。他承受不起那样血淋淋的恨。


那是Jason和Mike,也是Erik与Charles啊。

上一节   下一节

写文目录

评论(35)
热度(255)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