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作者/网翻歌手(主写EC~也写全职/POI)每篇文底下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带孩子甜饼】(互换!原著&AU)The admirer's plan 爱慕者计划P5

P1戳这里开始

【简介】:畅销小说家Erik在孩子们的神助攻下追求隔壁的教授Charles的故事。当然,孩子们的帮忙可是有条件的——不止是糖果和巧克力,还得把他们写进Erik正在连载的新故事《X战警》里。

——Erik养快银,隔壁的Logan养劳拉,爱心泛滥的新邻居Charles收养了一群变种人孩子:Alex,Scott,Ororo,Jean,Raven,Kitty。连自己儿子都搞不定的Erik被临时托付照顾所有孩子们——上帝啊,他们真是一群麻烦精。



    晚饭后,Erik站在客厅的门廊边看Pietro和Scott比谁的小汽车跑得快——Piero的小汽车突然往前多滑了一截,气得Scott大叫:“赖皮!赖皮!不许用能力!”Pietro撇着嘴:“我明明一直没动!是它自己滑过去的——你才赖皮!”

    Erik头痛地揉了揉额头,正要过去给两个孩子充当一下裁判,却听到熟悉的脚步声靠了过来。转过身,他看见已经换上休闲家居服的Charles端着两个高脚杯站在他身后——上帝啊,他怎么这么迷人?——Charles晃了晃酒杯中宝石般鲜红的液体,“来一杯?”

    Erik欣然接受。

    至于两个吵闹的小子——让他们自己解决吧!大人也需要点自己的空间……

    两人随后踱步到阳台,倚在栏杆上就着夜色慢慢浅啜。

    “或许我应该致歉,Erik。”Charles玩笑着说,“看来我过分的请求让你今天遭了不少罪。”

    “——的确是种新奇的体验。”Charles的语气让Erik也不自觉地放松下来,笑着说,“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一个Pietro就够让我焦头烂额了,六个——老天,让我下地狱吧。”

    Charles大笑:“别太谦虚,Erik。我看他们都很喜欢你呢。”他一只手扶着栏杆,侧身看着Erik,“你有这个能力——Pietro是个活泼可爱的好孩子。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Pietro……老实说,我不知道。”Erik用手指拨弄着酒杯,喃喃地说,“我想我真应该多向你请教,Charles。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做好一个父亲。Pietro的出现太过突然——”

    “但他现在很好,不是么?”Charles眼神温柔。

    “或许吧,”Erik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但我一直不确定——是我真的给了他足够的引导,还是因为Pietro……天赋异禀。”他耸了耸肩,“Pietro天性里的活泼好动实在太凸显了——或许单亲家庭的缺失,根本不足以浇灭他天生的热情。”

    “你太小看自己的功劳了,Erik。如果没有你,Pietro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开朗。”Charles轻微地摇头,随后略一停顿,语气中带着恰到好处的分寸感,“她来探望过孩子吗?”

    “很少……来了也是片刻就离开了。”Erik看着夜空,“毕竟都有各自的生活,谁也不想打扰谁。”

 

    Pietro的出生,完全是一场意外。

    遇见Natalya是在一个灰色的雨夜。那个失意的女人正在酒吧买醉——看得出,刚经历了一场痛彻心扉的分手。而那几天,Erik正因为侵权的问题跟原有的出版商撕破了脸皮,烦闷无比——两个借酒浇愁的人,就这样在暧昧的昏黄灯光下相识,像许多孤独的男男女女那样,彼此寻求片刻的慰藉。那天之后Erik就把这个夜晚抛在了脑后——如同先前每一次放纵寻欢,从未在心里留下什么痕迹。

    直到一年多后,Natalya抱着有奇异银白发色的孩子突然出现在他面前。

    她心力交瘁。原本那一次邂逅对她而言,也不过是孤独难耐下的偶然冲动而已——在那之后仅过了一周,她就和男友复合了。很快她就查出了身孕。

    最初的喜悦过去后,不知从哪一天起,她猛然惊醒,想起自己曾有过的与一个陌生人的肉体缠绵。她开始惶恐不安,开始一惊一乍、脾气暴躁——已经成为她丈夫的人,只以为她是孕期的情绪不稳。原本甜蜜的负担开始变质,这个孩子让她食不知味、夜不能寐,但她却不敢透露一丝一毫的口风——

    直到Pietro降生。

    看到孩子的第一眼她就如坠深渊——那双眼睛的颜色,和那个酒吧偶遇的陌生人如此惊人地相似。她的丈夫丝毫没有察觉,只沉浸在新生命降临的喜悦中——于是她咬紧牙关,不断试图说服自己——没关系的。他不会知道。这就是他的孩子,永远都是。

    但破碎的终归破碎。

    当她看着这个孩子时,总是会无法抑制地心悸——爱怜中夹杂着怨怼,她会时不时胆战心惊,她变得不可理喻——“What happened to you,Natalya!”她深爱的丈夫会朝她怒吼,“For God's sake!你最近就像个疯子——”

    他终究还是开始怀疑了。在她无法掩饰的惶恐下,在孩子越来越明显的容貌差异下,他开始揣测、开始质疑——这让她越发歇斯底里,让一切加速倾塌——终于,在Pietro七个月大时,亲子鉴定的结果成了压垮这摇摇欲坠的关系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抱着孩子站在Erik面前,带着伤痕累累的疲惫。

    “好好照顾他吧。”她的声音透着空洞,“忘记有过那样一双父母……或许对他更好。”

 

    Pietro就这样突兀地闯入了Erik的生活,没有丝毫预兆。当他不知所措地从Natalya怀里接过孩子时,一种难言的震动油然而生——

    如同一块小小的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刹那间惊起滔天巨浪。

    孩子……他的孩子。

    那么软,那么小。

    离开母亲怀抱的孩子一点也不怯生,双手抓着Erik的衣领,大眼睛好奇地盯着他。一边咿咿呀呀,一边用手去扯Erik的耳朵和胡茬,扯得Erik忍不住皱眉闪开——似乎觉得有趣,孩子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天哪。Erik想。

    像个天使。

 

    那是Erik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言语是如此匮乏。

    在他看到孩子的那一刻起,突然间一切都变得不同——仿佛之前二十年的人生,都只是黑白胶卷,直到此刻才拥有了色彩。他听到了世界的呼吸。他的生命生长出枝桠,延伸出脉络。他的存在因另一个生命的存在而与这世界连结。

    那感觉是如此神奇而瑰丽——Erik本身就是一个创造者,但这一刻,他几乎要虔诚地跪伏在造物主面前,为它吟颂赞歌——生命,生命。

    生命如此绮丽,又如此辉煌。

 

 

 

    最初简直一团糟。找不到妈妈的Pietro时不时就大哭起来,哭得撕心裂肺——焦头烂额的Erik听得心都快碎了。那段时间Erik中止了所有工作、社交、娱乐活动,以一种极其笨拙的姿态狂补育儿知识——原本堆满文学著作的书房被各种幼儿食谱、奶粉挑选秘籍、如何教孩子说话、常见幼儿疾病防治指南占据,超市购物时推车里趴着的Pietro身边堆满了奶瓶、尿布和玩具,装修简洁的房屋内部重新铺上了一层又一层柔软的棉布毯子、家具的坚固棱角也被小心包裹起来。从不喜欢跟人太过亲密的他如今不得不成天抱着孩子,没抱着的时候也得随时紧盯着——

    然而当每天晚上熟睡时,当孩子小小的手抓着他的睡衣领口安然闭着眼睛时,他都能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安宁——仿佛所有的杂乱纷争,都在这一刻都得到了补偿。

 

    好在一切很快就走上了正轨。不知道是因为Pietro真的天赋异禀,还是因为亲生父子间的心有灵犀,很快Pietro就完全适应了新环境——Erik成功取代了Natalya的陪伴地位。Pietro不再频繁地大哭大闹,开始显露出惊人的好动,不断在Erik身边爬来爬去,一会儿爬到他膝盖上,一会儿在他身上乱蹬着试图攀上他的肩膀,一会儿又抱着他的腿不撒手。后来,当Erik恢复了正常的写作进程,每次都不得不用软垫子筑起一座“高墙”,把捧着奶瓶吸溜吸溜的Pietro放在中间,不然用不了两分钟他就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先前就有一次,Pietro趁Erik沉浸写作之时爬上沙发顶端,然后从另一头摔下来,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才被发现——Erik只好扔下稿子抱着孩子,一边朝额头吹气一边走来走去地转着圈哄——Pietro实在哭得伤心极了。

    乖乖听话的时候也有。Erik还记得第一次教会Pietro叫爸爸时的由衷喜悦——多奇妙啊。在孩子口中,一个简简单单的词语竟能如此动听。

    Pietro是他生命中最好的奇迹。

    他知道自己并不擅长“养育一个孩子”这件事。他从未想过——他根本毫无准备。承担一个新生命的重量让他惶恐——他根本没有足够的温情来支撑一个孩子的成长。他的内心充满荒芜。

    家。

    Pietro需要一个家——完完整整的家庭。Erik从未怀疑过一个健全和睦的家庭环境对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于是,在Pietro到来之后不久,他就开始狩猎一样主动地出门约会——他并不相信自己能成为一个称职的父亲。正因如此,Pietro更加需要一个合格的母亲。他要给孩子一个真正的家。

    可是一晃眼,时间悄然流逝,他依然没有遇到过合适的人——一个让他至少不厌烦与之共同生活、可以承担孩子生命中重要角色的人。好在Pietro还是一天天健康长大,家庭的缺失似乎从未给他带来任何负面影响。

    那时他完全没有考虑过同性。其实在Pietro到来之前,他倒也并不拒绝——或者说,对他而言,其实都没什么所谓。但有孩子之后就不一样了——虽然令人沮丧,但Erik也不得不承认,女性在对待孩子时,往往有一种男性难以承载的温柔;就像大多数时候,她们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又总有些缺乏必要的坚决与威严。

    直到他遇见Charles。

 

    Charles是他所见的另一个前所未有的奇迹。

 

    对于Charles家的孩子们而言,Charles是一个难以用某一种角色来单一定义的存在。他像父亲一样养育他们,像老师一样教导他们,像哥哥一样陪伴他们玩耍,又像同龄人一样亲密无间。没有任何一个孩子会以类似“父亲”的称谓来描述他,所有孩子都直呼他的名字——如此自然而亲密。即便是需要表达郑重的正式场合,孩子们顶多称呼一句“Professor”。

    Charles就这样以他匪夷所思的才能,承担起了孩子们生命中所有必须的重要角色。

    ——这让Erik目眩神迷。

    更令他惊叹的是,Charles家的每一个孩子——每一个由他收养的、无家可归的变种人孩子——都如同普通孩子一样活泼而顽皮,甚至拥有比同龄人更加天马行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而这恰恰是最重要、最难得的地方——

    像一个普通孩子那样。

 

    这个社会对于变种人,并非全然包容。几乎所有幼年觉醒的变种人孩子,都经历过来自家庭、学校、社区甚至陌生人的冷暴力——有时甚至会上升到肢体冲突。

    孩子本就是冲动的、情绪化的。在这样的环境影响下,变种人孩子往往更容易养成孤僻、自闭、胆怯或者暴躁易怒的性格——更不用说那些在寄养家庭长大的孩子。可是Charles家的孩子,每一个,都完完全全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该有的模样,甚至比同龄人更加聪明和敏捷;每一个,都看不到任何原生家庭缺失带来的阴影。那些令Erik头痛不已的偶尔的淘气任性——天知道,“任性”这两个字,对一个寄养家庭的变种人孩子来说,会有多么奢侈?

    他曾听 Charles谈起过孩子们的过往。Scott刚被Charles接来时总是战战兢兢,就算戴上了特制镜片也死活不敢睁眼,宁肯像盲人一样摸黑走路——他初次觉醒时轰穿了一整栋楼;Kitty胆小又害羞——因为在孤儿院时总是被其他孩子欺负,一旦有人丢了什么东西,就会怀疑她,朝她扔石子骂她是小偷;Ororo的亲生父母不喜欢她,总是打她,所以她只懂得用拳头解决问题,一旦跟身边其他孩子起了争执,就打架打得头破血流……

    可现在呢?即便是被Charles收养的时间最短、还不到一年的Kitty,都已经完全把她的变种能力当作骄傲的资本,而不是什么备受煎熬的负担。

 

    再看看Laura。

    Laura是Erik见过最难搞的孩子——最初让人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她像一只小兽一样对所有人充满警惕,攻击性极强且不知轻重,因为毫无生活常识而显得极端任性,对他人的关心和讨好无动于衷。

    她是被当作杀戮机器培养出的孩子啊。

    抚养Laura让Logan伤透了脑筋。根本没有什么寄养机构敢收留Laura,再说他也放心不下这个如同女儿一样的孩子。Logan甚至特地从他乱七八糟的单间公寓搬到了Erik所在的高档洋房区,住在他的隔壁——

    “你得帮我。”Erik看见他的老朋友皱着眉,忧心忡忡,“我没法天天在家看着Laura——我不在时,需要有人盯着她。我没法找保姆。Laura发起疯来,整条街都能被她宰了——我想来想去也只能找你帮忙。”Logan弹了弹烟灰,“你是她天生的克星。”

    “你是说——我是你们两天生的克星吧。”Erik毫不留情地顺带嘲讽了他一下。Logan瞪着眼看了他半晌,又没法反驳,只能把烟头一摁,嘟哝着骂了一句:“去你妈的。”

    于是Laura就成了Pietro最常见到的玩伴。足足过了一个月,Laura才不会在Pietro突然闪现在她面前时惊得“唰”地一下亮出爪子——要知道这场景头一回发生时,简直把Erik吓得魂飞魄散——直到赶紧定住Laura后,Erik才缓过神来——以Pietro的速度,根本不可能被Laura攻击到……

    那段时间,逗弄Laura成了Pietro最乐此不疲的游戏。至于Erik——显然Laura对这个时不时就让她无法动弹的大人极为不满,吃饭时总是愤怒地把盘子戳得哗啦啦地响——一直到搬来三个月后,Laura才第一次勉为其难地把切好的西瓜递了一片给Erik——简直令他受宠若惊。

    好在,Logan抓破头皮的煞费苦心没有白费——普通人的生活对Laura的潜移默化渐渐产生了效果,再加上Erik时不时的帮忙和Pietro这个玩伴的存在——小兽渐渐收敛了爪牙。

    但Laura依然是个极难讨好的孩子。

 

    但是Charles只用了一个周末——仅仅一个周末!就让Laura挂在他脖子上不肯下来了——Erik目瞪口呆,连Logan都几乎要嫉妒了——

    这世上还有比Charles更令人惊叹的存在吗?

 

    但最令Erik感到惊讶的,还是Charles从十九岁起就捡到并带在身边、如今已经足足有十年、受他的引导和影响最多的Raven。虽然青春期的Raven最近脾气相当地喜怒无常,但除此之外——不得不说,她有让这群孩子们崇拜的资本。

    有多少外表特殊的变种人孩子能像Raven一样,从小学一年级起就昂首挺胸、毫不遮掩地顶着她显眼的蓝色皮肤去学校,如同一个小女王一般蔑视着那些异样的眼光和背后的窃窃私语?又有哪个孩子能像Raven一样,三年级就在学校辩论赛上把五年级的对手压得抬不起头来,四年级就能在演讲比赛上傲然宣称“坦然面对真实的自己,就是一个人能呈现的最美姿态”?又有几个人能像她一样,不仅一个人就把三个放学后堵住她、想嘲笑欺负她的男孩踩翻在地,还犀利地讽刺“只有最无能的男人,才会想通过欺负女人证明自己,也只有最自卑的家伙,才会成天想着维持自己毫无根据的、可笑的优越感”?Raven甚至还在班里新来的数学老师语气讥讽地劝她变成正常人模样来上课后,第二天就悄悄带着录音笔主动到办公室找他谈话,第三天就把有歧视性言论的录音寄到了校长办公室——那个自鸣得意的新老师直接被学校开除,灰溜溜地离开了。

    从小到大,Raven一直是附近社区几乎所有变种人孩子以及许多普通孩子的偶像,学校里永远的风云人物,同学们都觉得她酷得要死,不知有多少小男生眼巴巴地跟在她后头、拼命想被她多看一眼......

    Raven是Erik所见到的、所能想到的,一个变种人孩子能达到的最好状态。Charles引导她,引导所有孩子们,教给他们最重要的——爱,自信,勇气与善良。同时,又给他们充分的空间,让他们的天性得以自由成长。Raven 锋芒毕露的高傲与锐气,Alex充满英雄主义的幻想,Scott沉稳而有条理,Jean好学而充满爱心,Kitty惊人的想象力,Ororo永远洋溢的热情。

 

    “孩子们很好——每一个,都很好。”Erik认真地看着Charles,“你让他们每个人,都成为了最好的样子。”

    通过最好的孩子们,他看到了最好的Charles。Charles就像是一本永远翻不完的书,读得越久,越让他惊叹于其中的广阔和深邃。

    那样温柔、坚定而美好到不可思议的Charles。仅仅是看着他,仅仅是爱慕着他,甚至不需要任何回应——已经让Erik有一种战栗般的幸福。

    我爱他。Erik想。我会一直、一直这样爱他。

    Charles是拂过他心上荒原的,一束最柔软的微风。

 

    “Erik……”听到他满怀着真挚的赞美,Charles眼里有不易觉察的动容——他凝视着Erik,轻声说:

    “我也看到了你……在Pietro身上,看见你。”

    他的微笑带着湛湛星光。

    “最好的你。”

 

 

    在与Charles对视的那一刻,Erik心中突然涌起强烈的冲动——想要告诉他,想要剖开自己的一切,想要毫无间隙地坦然,渴望着,将所有的所有都低微而虔诚地呈现在他面前——

    “Charles——”

    然而他张口......却紧张到脑子里一片空白。

    “嗯?”

    “我……”Erik似是被梗住了喉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紧接着一个念头突然闪过脑海,他脱口而出:“我……能邀请你跟我一起去片场吗?”

    话刚出口Erik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不是连Raven都建议了他该怎么邀请Charles吗?他又忘了委婉一点、把话说得像是请求一份帮助,“我是说……《一个卑微的殉道者》的导演邀请我这周五去片场看看,我想你或许会感兴趣——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愿意替我参谋参谋——”

    还没等他乱七八糟地说完,Charles就眉毛微弯地笑了——眼神里都带着欢快明朗,让Erik不由得止住了自己蠢透了的邀约。

    “Of course,Erik。”Charles笑着,柔声回答,“My pleasure。”



—————TBC———————

这篇文开始时风格非常欢脱,所以文中的Erik,似乎显得比原著万要性情平和得多。

挖掘缘由的话,一是因为小时候的黑暗回忆,并不涉及眼睁睁看着亲人惨死;二是作家的身份让他有了宣泄情绪的途径,让他获得了许多理念支持,再加上他通过这种方式,确实促成了这个世界向他希望的方向改变,也就没有采取更激烈的手段;但最最重要的还是——因为Pietro从小就在他身边。

孩子,永远是让一个人变柔软的最好方式。尼娜如此,Pietro也必然如此。

其次才是爱情。


快银小天使~你知道爸爸这么爱你吗~

一定知道的!因为小天使也爱爸爸啊~


上一节   下一节

写文目录

评论(34)
热度(312)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