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纹

沉迷EC,同人作者/网翻歌手,置顶有【写文目录】方便大家传送√

【EC带孩子甜饼】(互换!原著&AU)The admirer's plan 爱慕者计划P1

【余本已售完】本子链接

简介:

畅销小说家Erik在孩子们的神助攻下追求隔壁的教授Charles的故事。当然,孩子们的帮忙可是有条件的——不止是糖果和巧克力,还得把他们写进Erik正在连载的新故事《X战警》里。

——Erik养快银,隔壁的Logan养劳拉,爱心泛滥的新邻居Charles收养了一群变种人孩子:Alex,Scott,Ororo,Jean,Raven,Kitty。连自己儿子都搞不定的Erik被临时托付照顾所有孩子们——上帝啊,他们真是一群麻烦精。

 

 

    世上再没有比带孩子更麻烦的事了,Erik内心悲愤地想。如果有,那就是带一群孩子。

    ——还是一群叽叽喳喳闹翻了天、一分钟都坐不住、破坏力超强的变种人孩子。

    此时此刻他深深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今天早上Charles敲开他的房门言辞恳切地告诉他“学校有点紧急状况必须立刻赶过去”“保姆Moira昨天发烧了孩子们暂时没人照看”“Logan出任务去了没别的邻居可托付Laura也在这里”,他脑子一热就把这事儿揽了下来——好吧,谁能拒绝那双比宝石还美丽的蓝眼睛呢?

    而现在,Erik一手抓一个地拎着因为抢电视遥控器而打起来的Alex和Scott兄弟,一边用意念定住刚亮出爪子的Laura——她正愤怒地试图把一个不听话的、不愿意继续往前开的小火车捣烂——虽然以Erik看来大概只是没电了而已。“Laura!不能弄坏Charles教授家的东西!这可不是你家——”Erik训斥着,浑然不觉自己的话听起来像是Logan家的东西就可以随便拆。被定住爪子的Laura不满地扭来扭去,冲他龇牙咧嘴——这时Kitty跑过来一伸手摘下Laura的帽子,转身穿墙躲进另一间屋子里去了——只留下一串清脆的笑声。Laura被抢走了帽子,又没办法追上去,只能更加愤怒地瞪着Erik这个罪魁祸首——与此同时,一旁正披着床单扮演女巫的Ororo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风之精灵啊!听从我的召唤,消灭敌人吧!哈——!”一个小型旋风吹了出去,把Erik(天真地)带来试图赶稿的手稿吹得满屋子乱飞。一旁的Jean正在认认真真用念力给一个结构精巧的超大型积木城堡搭天窗,旋风刮过的时候“哗啦”一下把整个城堡都掀翻了——Jean嘴巴一扁,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哭声、吵闹声、笑声、手稿乱飞和积木塌方的声音夹在一起——上帝啊,Charles是怎么活下来的!?Erik觉得自己现在比上次写了六万字的电子文档还没保存就死机了还要崩溃,而且这还不算上他家那个同样不省心的Pietro——等等,Pietro人呢???

    等到Erik让Summers兄弟划拳决定了遥控器的归属、帮Laura给小火车换上了电池并用家长的威严从鼓着腮帮子的Kitty手里拿回了帽子、哄好了大哭的Jean并把Ororo抓过来帮Jean重新搭城堡作为惩罚(尽管Ororo玩的相当开心、两个女孩儿很快就以一种让Erik觉得匪夷所思的速度尽释前嫌,开始一起搭一座大桥),他终于能喘口气了。

    Erik走出客厅,一边巡视着Charles家的卧室、书房、餐厅一边四处喊:“Pietro?Pietro——你在哪儿?”一个小小的人影猛地闪现在Erik面前,猝不及防之下,Erik差点直接撞上去——“Pietro!我告诉过你别跑这么快,撞伤人怎么办?”Erik立稳身形,教训着眼前银白色头发的孩子。“才不会撞上呢!”Pietro昂着头,一脸志得意满的骄傲,这让Erik更头痛了。“就算不会撞上,把别人吓一跳也不好。”Pietro怀疑地看着他,Erik立刻板起脸作严肃状。

    “就算有人跌倒,我也会在那之前扶住他们的!”Pietro紧接着大声说,“再说了还没人真的跌倒过呢——爸爸你逊毙了!”说着又没了踪影。“臭小子!”Erik咬牙切齿,“站住,回来!”Pietro一瞬间又回到原地,一脸的不情愿。感到自己作为父亲的威信发挥了作用的Erik满意地点点头,随后伸出手,用拇指和食指把Pietro嘴角粘着的一片绿色的碎屑抹了下来——赫然是一片草莓叶的残渣。

    Erik把粘着草莓叶的手指在Pietro面前摇了摇,“这你怎么解释?家里最近没买草莓,Charles家也没有——你是不是刚才又出门跑去Shaw家的连锁超市偷水果吃了?”

    “才没有!”Pietro辩解,“这是路上遇见的一个阿姨送给我的!”

    “所以,”Erik眯着眼打量着面前眼珠咕噜噜乱转的孩子,“你刚才果然趁我不注意又偷偷一个人出门了?”

    说漏嘴的Pietro一噎,顿时做贼心虚地眼神四下乱瞟起来——Erik叹了一口气,“我还不知道你?说吧,你偷了超市多少东西?”

    眼看着瞒不过,Pietro赌气地把手一甩,刻意做出一脸自认潇洒的无所谓模样:“没多少,就半斤草莓,哼——没法还回去了!我全吃光了!”

    “嗯?”Erik深深地看着Pietro,直到他浑身不自在,好半天终于勉强开口:“还有点儿别的……巧克力……肉干什么的……我是替大家拿的!”接着跳脚大叫,理直气壮地大喊:“我这是代表正义的制裁!那个Shaw是个坏蛋!拿点他的东西怎么了,他欺负普通人——”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个有正义感的小家伙,但Shaw上次不是已经被罚款了么?再怎么也不该你来惩罚他——”Erik一边安抚一边说教,结果用词不当的他只换得了一句“我才不是小家伙!我快六岁了!”的抗议,“好吧正义使者,你想想,要是全世界每个人都想惩罚Shaw,都去偷他的东西,把他偷得倾家荡产——他虽然犯过错,但也不至于罚光他对不对?法官会判断他该被罚多少钱的——而不是你。”Erik蹲下身来,看着眼前虽然听进去了但还有些不情愿的小孩儿,揉揉他的脑袋,从钱包里摸出一张钞票放在他手里,“现在,去把该还的钱还给人家,然后给你的好朋友们每人买一瓶汽水怎么样?”

    见Pietro还有些别扭劲儿,Erik加重了语气吓唬说:“Pietro,你想想,你偷拿了东西没人发现,Shaw说不定会认为是店员偷的——万一Shaw让他们赔呢?”话音刚落,Pietro就嗖地一下不见了——Erik大喊一声:“不许到处乱跑!买完立刻回来!”也不知道Pietro听见了没……

 

    临近中午的时候,Erik又经历了一场世界大战般的磨难——刚上中学的Raven最近脾气跟炸药桶一样一点就着,甚至没人点都能自燃——她又因为看视频时电脑网速不好而大发雷霆,把卧室的一整筒卷纸抽出来撕得满地都是——没错,青春期的叛逆少女——Erik早上就听Charles特意叮嘱过。这群孩子中,唯一已经上中学的Raven俨然一副大姐头模样,让其他小鬼头言听计从,这是Erik最费解的一点——六七岁的小孩子对比他们大几岁的大孩子无比信服,却又经常对比他们大二十岁的大人嗤之以鼻——Erik努力回想自己小时候有没有这种毛病,试图理解这种行为——但显然,他毫无头绪。

    于是现在,好容易见孩子们消停下来的Erik在厨房给他们做着金枪鱼沙拉——谢天谢地,他觉得这简直是一种享受了。一边悠闲地做着饭,Erik的思绪不由得飘到了这间房子的主人Charles身上——

    Charles Xavier。他的新邻居已经搬来快两个月了。

 

    那天听到外面响动的他打开门,一眼就看见穿着灰色套头薄毛衣和深蓝色休闲裤的Charles正在跟同样探出头来的Logan交谈,大开的门内堆着许多纸箱,门口不时闪过好几个孩子奔跑玩闹的身影。他衣服的后背有些汗湿了,贴着身显出优美的轮廓——“我是说真的,能收养这么多个变种人孩子实在了不起——嗨,Erik!”Logan朝他挥了挥手,“来认识认识我们的新邻居——Charles Xavier,X大学的教授——这么年轻的教授,了不得啊!他还是个心灵感应者呢!”

    随后那个身影转过来,一双湛蓝如深海的眼睛映入他的视线里——他发誓自己从没见过这么美丽的颜色——Charles对他微笑,神情里带着一种活泼的友好。

    “嗨,我是Charles Xavier,很高兴认识你。”他冲Erik眨了眨眼,“请别介意我的心灵感应能力——我保证我是个尊重隐私的人。”Erik听到两个一模一样的声音对他说出了同样的话——那些Charles特地让他察觉到的意识拂过他的思维最浅层,带着一种温和的善意——若是别的Telepath这样做或许会让人觉得像是炫耀,但Charles却丝毫不会令人生出反感——或许是因为他意识中所透出的那种极有分寸的尊重和真诚。“Logan说你是个作家,是个磁控者——要我说,这真是酷极了——两样都是。”

    Erik看着眼前笑容熠熠生辉的Charles,有些魂不守舍地想——老天,我完了。

 

    Erik觉得那天的自己简直蠢透了。他开门前应该先收拾一下自己,换身衣服——起码把胡子刮干净。好在帮Charles搬家的过程中他的能力发挥了不少作用:不得不说,Charles惊叹地赞美他对金属的精细控制程度让他有些飘飘然——Charles说的每句话听起来都真挚极了。这世上怎么会有人能将诚恳和诙谐这两种特质如此完美地糅合在一起呢?简直不可思议。

    于是Moira进门的那一刻Erik几乎连呼吸都要停止了——Charles并没有提到自己是跟太太一起搬来,但也有可能是女朋友——直到Charles介绍这是孩子们的保姆他才松了一口气,又赶紧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要表现得太明显。他可不想给Charles留下什么不合时宜的印象。

    而接下来,Charles作为答谢的“去附近喝一杯”的邀请也十分美妙——如果Logan不在就更好了,那样Erik几乎可以自我欺骗说这是个约会了。坐在吧台上的Erik一边与Charles交谈,一边烦躁地觉得附近总有人在看Charles——他太迷人了不是么?Erik甚至从没见过Logan能对谁这么快就敞开心扉——“是的,就是那帮狗娘养的,他们把Laura当成野兽来养,直到我们把孩子都救出来——我花了好长时间才让Laura不再见人就亮爪子。我去年就已经申请调到另一个特种部队了——出任务不那么频繁,毕竟要照顾孩子。只是Laura基础太差了,在学校又不合群,跟不上进度——什么?当然,你愿意帮忙真是太感谢了……”

    所有人都会喜欢Charles。Erik愤愤不平地想着,感到了极大的危机感,即便一个被他认定觊觎Charles的性感女郎端着高脚杯过来跟他搭讪也没法缓解。Logan还提到了Laura——是啊,孩子。Charles和Logan的孩子都是收养的,而Pietro却货真价实是他的亲儿子!Erik不由对追求Charles这件事感到更绝望了。好在他还可以安慰自己,收养了那么多变种人小孩的Charles一定是喜欢孩子的……不过想了想自家Pietro惹祸的本事,Erik不由得沉默了。

    于是他只能看着Charles又是欢喜又是发愁。

    ——看看他的眼睛!看看他的脸,他的头发,他的嘴唇——天呐,他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Erik简直爱死这一点又恨死这一点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Erik开始怂恿Pietro多去Charles家找新朋友们玩——这样一个小时后,他就能以带Pietro回家为由拜访Charles。一来二去也算熟悉了,还在Charles的热情挽留下一起吃了几顿饭——然而别说调情了,饭桌上连聊天的机会都没多少,Charles全程都在关注Scott又把汤洒了、Kitty总是在玩把手穿过碗的游戏、Raven成天阴沉着脸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老天,想要有独处的机会实在太难了。有两次他鼓起勇气上门想邀请Charles周末去喝酒/打球,一次被Charles非常抱歉地以“参加遗传学与变种基因高峰论坛”为由婉拒,另一次连人都没见着——Charles上外地出差去了。Erik甚至还几度在路过X大学时在里面晃悠了半天,期望能跟Charles来一场意外的邂逅——可惜一次也没成功过。

 

    不过今天或许是个机会?Erik突然有些振奋——他帮了Charles这个忙,被这群孩子折腾一整天,或许明天甚至今晚Charles就会请他喝一杯?哪怕今天没这个机会——至少他可以堂而皇之地、用Charles家的厨房、在Charles的家里——给他做晚餐!这岂不也是半个约会了么?Erik顿时心情都变得好了起来。

    正当Erik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突然,他听到了钥匙开门的声音——接着是“砰”的关门声,熟悉的脚步声靠近了。

 

    要怪就怪厨房离大门实在太近——Erik还没来得及把他可笑的围裙摘下来——厨房的滑动门已经开了。“嗨,Erik!”Charles热情洋溢地跟他打了个招呼,“你在给孩子们做饭?真是辛苦了——”

    “Charles!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要晚饭才能回来——我当然不是说你不该回来,事实上你提前回来我很高兴——这样我就不用一个人面对一群孩子了。当然我也不是嫌带孩子麻烦,他们很可爱,下次如果你需要帮忙的话我一定没问题——”Erik觉得自己措手不及之下、语无伦次的样子一定傻透了。

    “学校那边提早结束,我就赶紧溜回来了。”Charles笑着走过来,仔细观察着Erik身前放着的金枪鱼沙拉,赞叹不已:“看起来真是棒极了!不知道今天中午,我有没有这个荣幸也尝尝大厨Lensherr先生的手艺呢?”他朝Erik促狭地眨了眨眼。

    “当然——当然。我再多做一份。”Erik这时已经从这场突然袭击中恢复了正常,但心里仍有一些怪怪的。“事实上,只要你喜欢,我随时都可以做了送来——嗯,你和孩子们都可以尝尝。”

    “噢,Erik,你真是太好了(It's so nice of you)。我都快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Charles语气中带着欢快,“我应该请你去街角的'极光'喝一杯,如果你有空——”

    Erik心头一跳,“当然,我最近很闲。”赶稿已经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今晚就不错,等孩子们睡下,我们可以聊聊——新修订的变种人法案什么的——”

    “噢,是啊,那个新的征询条款——傻透了。”Charles耸了耸肩,这时Erik不小心把一点汤汁洒在了围裙上——“抱歉Charles!我会洗干净——”“没事,千万别介意!晚点我来处理就好。只要没弄脏你的衣服就行——那我罪过可就大了。”Charles玩笑着说,“围裙不就是这作用么?”

    “我穿着这个看起来一定蠢透了。”Erik有些懊恼地扯了扯围裙。“当然不,Erik,你现在的打扮可是居家好男人的典范。”Charles半是夸奖半是打趣他,“要我说,你看起来性感极了。或许我应该立刻邀请你跟我共进晚餐。”

    “那我一定不能让你抢占先机。”Erik立刻抓起旁边的一把菜叶卷成束,举到Charles面前,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说:“优雅而迷人的Xavier先生,你愿意与我在极光酒吧共进烛光晚餐吗?”“Oh God!”Charles被他逗得大笑,“Erik,极光酒吧配烛光晚餐?Seriously?”

    还没等Erik回答,Charles突然收敛了笑声,嘴角微微上扬地看着他,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暧昧:“所以……Erik,你是邀请我跟你约会么?”

    Erik心跳几乎漏了半拍。

    “如果……你不介意这么说——我当然也——”Erik看着Charles的神情,猛地一顿,心头刹那间闪过种种,他突地后退一步,以一种爆发性的音量大吼了一声:“Raven!!!”

 

    接下来,意料之中却又令人绝望的一幕出现了——面前的Charles容貌、身高、衣服迅速变化,变成了蓝色皮肤的女孩儿。Raven半点没有被拆穿的惶恐,反而跟打了胜仗一样得意洋洋地叉着腰宣布:“你果然觊觎Charles!我就知道!上次我们出门的时候,我看见你在阳台偷看他了,就跟隔壁班那个Hank一样——他总在走廊里偷看我!”

    Erik用一种难以言述的心情看着紧接着冲进厨房的一众孩子们,Kitty大喊着:“超过五分钟!我赢了!Raven姐姐太棒了!”Ororo则以一种崇拜的眼神望着Raven。Laura气呼呼地盯着Erik,仿佛是在嫌他不争气——Jean已经兴高采烈地把她手里捂着的贴纸抢了过来,这场打赌的输家显而易见。Pietro则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大喊:“爸爸你菜死了!竟然被蓝皮鬼骗了五分钟!”Raven威胁地朝他挥了挥拳头:“你说谁是蓝皮鬼?”Pietro嗖地一声不见了。

    于是接下来,Erik眼神发直地看着Raven绘声绘色地向小伙伴们描述她扮作Charles跟Erik“调情”的过程。

    Teenager!Erik痛苦地想。Worse than child!

 

——TBC——

QWQ越写越觉得这只暗恋Erik好萌!!!

爱我请给我撒评论www


下一节

写文目录

评论(23)
热度(705)

© 苏纹 | Powered by LOFTER